骆冰滛传 第十三章 一代滛后-全书终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骆冰滛传  作者:子龙翼德 书号:49300 更新时间:2021/2/18 
第十三章 一代滛后(全书终)
  廖庆海微微一笑,也不答腔,继续运功,只见,隐没了的具又渐渐探出头来,越来越长,越来越,到最后总有酒杯细,长几近一尺,暗红色的头足有鹅蛋大小。

  只看得骆冰咋舌不已的说道:“乖乖!这不像孙猴子的如意吗?”说时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青筋暴的巨,这才赫然发现:身上散布的黑色鳞斑,已因紧绷而裂成壳图样,每个六角形的边缘都向外翻起,胶质的皮,摸起来软软的。

  骆冰心里想道:“要是让这东西闯进道在壁磨擦,不知会爽快成什么样子?!”不觉一只手悄悄探至密处,在花瓣秘上来回,那里早就漉滑腻不堪了。

  廖庆海看骆冰眉眼带意盎然,便欺身将骆冰扑榻上,两眼深情的注视着骆冰那水汪汪的双眸,说道:“冰妹!今天你已了几次身子,而现在还不谙那调合之法,不懂得在合中取男,回补元,多纵只会伤身的!还是让我先帮你止止,渡给你一些元吧!”

  说完,温柔的吻上骆冰软滑的香,将真气一丝丝的渡过去,更运功将具缩至常人尺寸,顶开花,滑入紧窄却多汁的道里,轻,让部的红痣核磨擦,更将头膨大,挤着花心旋

  骆冰自熄了再入世的念头之后,身心完全开放,早已将廖庆海当成是,往后此生唯一可能接触的人,所以,当廖庆海吻上来时,不但不抗拒,还主动的伸出香舌,和对方的舌头追逐,唾互相交流,手脚紧紧的勾搂住廖庆海躯体,将前的丰挤出两块白的来。

  浑圆的雪不停的扭动、旋转,喉咙断断续续的发出“咿咿唔”的呻声,只觉得自破瓜以来的历次,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安详舒服过,那是截然不同的感受,全身暖洋洋的,舒畅无比!

  良久之后,中的两人静止下来,仍然不愿分开,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听着对方轻微的息声。“冰妹!”“嗯…”“我下来好吗?我怕这样着,你不舒服!”

  骆冰用力地再搂抱了一下,才松开手脚,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足的张开双眼,含情默默的看着侧躺在身边的廖庆海,缓缓靠过身子,手指无意识的玩起廖庆海长长的

  廖庆海捻捻骆冰起伏中的尖,把玩着滑的丰,叹了一口气道:“可惜我的”起神功“现在只有六成,还无法收放自如,不能喂你吃一点我的,否则你会更有精神!”

  “什么?!让我吃那恶心的东西?”骆冰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廖庆海笑了一笑,神色严肃的说道:“男,是这世上最纯净,最有价值之物,是人身气之所聚,宝贵的生命都靠它们来创造,可笑一般人都视它污秽不堪,殊不知这东西对还本归元大有帮助呢!”

  骆冰忆起当,无意中了一点章驼子的,想起来都还恶心,可是听廖庆海说的郑重有理,又似乎这件事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接口问道:“”起神功“?是哪种功夫呢?”

  廖庆海兴致的坐了起来,说道:“冰妹!你注意看着我的手指!”只见五指骨节传来轻微的爆响,指端末节整个膨起来,像个小杏子一样。

  骆冰见了大觉好玩,还未开口,看到廖庆海本就不小的鼻子也膨了起来,像个鸡蛋一样,再也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女儿娇态,煞是人!廖庆海见逗得骆冰高兴,愈加卖起来,只见他,功行全身,气走两脉,力运丹田,原本微微软垂的,又渐渐抬起头来,细不变,可是头越越大,最后十足像个大磨菰,光亮亮,颤巍巍的,人已极。

  骆冰可说是大开眼界,充好奇的拿在手掌摩、抚个不停,娇声说道:“真是一门奇怪的功夫!只为了妇人吧?”

  廖庆海道:“不!你不明白!你们女人的形如漏斗,外窄内宽,花心在底部中央突起,男子的物再怎么长,也无法将花房填,所以女子很难得到死的真正高。而”

  起神功“的妙处,就在能将功力聚集在身体各部位的末稍,使它大。你想想,若是我的头在你花房中膨起,将整个花心顶进壁内,此时马眼正对着花心口,其他地方又密密实实,男就可互相交流,那会有多畅快?”

  廖庆海拉着骆冰趴伏在自己身上,散去功力,继续说道:“这门功夫和我师娘的”锁诀“同为本门合体双修的心法,要互相配合运用,藉着合时互作纳。

  你吐我,你我吐,让两人元往复融合,返璞归真,最后生生不息,气不灭;常人年老则气衰,气衰则减,若能练成这门功夫,那么颜永驻并非空谈,冰妹!到时我们作一对陆上神仙,你说该有多好!”骆冰只觉得他所说的实在是匪夷所思,可是又颇合道理,自己也不明白个是非,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说的话对或不对。

  可是这种采补之术乃派所为,为了成就自己,却戕害别人是不对的!像你用药于我就太卑鄙了,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再用这种手段去害人罢了!”

  廖庆海想不到骆冰的态度会突然转变,急得挠耳搔腮的道:“冰妹!我是该死,用了”三和合散“对你,你可以怎么罚我都行!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虽然我经历过无数女子,可是从未用过强迫手段,也不曾在她们身上采补过。

  对你,我真的是恋无可自拔,你当时又骂得难听,才出此下策的。况且那”和合散“并非一般药,我发誓,我…”骆冰看他那副着急的模样,不由“噗嗤”

  一笑,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用手掩住他的嘴巴问道:“看你急的像猴崽子,我都说不怪你了。那”三和合散“又是什么不正经东西呢?”

  廖庆海见骆冰真的不再生气,虽然放下心中大石,长吁了一口气,可是,看骆冰似乎对他所说的话并未完全信服,为了让骆冰死心塌地,闻言先不答腔,两手轻轻抬高骆冰肥,将具顶入还很润的道,运起神功来。

  骆冰不闻回答,正感到诧异,忽然又被炙热的入,不同的是,这次并没有猛烈的进出,只是感到花心里好像有一个火烫的球,在不断的膨,顶得花心又酸又麻。

  水忍不住“哗啦哗啦”的个不停,全身起了一阵阵轻微的颤抖,一波波的快绵延不绝,可是深处,球还在继续大。

  最后,花心好像被顶入了腹腔,一种前所未有的实感,让好像要爆开来一样,畅快莫名!忍不住紧紧搂住廖庆海颈项,主动的献上香吻,股也扭个不停。

  她知道,在这一波的攻击中,她已经彻底的被征服了!以后再也离不开身下这个男人,虽然那是一场看不见的战争。

  廖庆海见骆冰肯主动的亲吻自己,知道这个风华绝代的成美妇,从此变成自己的脔,高兴的股往上猛顶了几下,这几下,只戳得骆冰小嘴里“喔”直叫,娇嗔的道:“没良心的!人家只是问个问题而以,需要这样整人家吗?”

  廖庆海深深的再吻了骆冰几下,呵呵笑道:“我只是要证明我师门神功的威力,让你了解,我是不需藉助药物的,这”

  和合散“是我师娘的独门配方,共分九等,它可发女子体的潜能,一步步的改变体质,但是若女子心中不存一丝念,它是起不了作用的,以后我们练功,你一直要服到”九和合散“,届时九九转,体质彻底改变,就可颜永驻呢!”

  骆冰听得心中响往不已,此时她已完全相信廖庆海所说的,可是转念想到,自己已决定在此终老此身,空有绝世容颜,又有何用?不觉凄然的道:“我是没脸再出去见大哥和其他人了!还是尽快了此残生,你的好意,来世再说吧!”

  廖庆海似乎早料到骆冰会有此一说,有成竹的劝道:“冰妹此言差矣!我不是说过,昔日的鸳鸯刀已经死了!

  就有再大的过错或恩情,也都报过了,现在你是我的神仙道侣,有什么不敢出去见人的?再说你若真关心文泰来,难道忍心见他因为失去你而伤心难过?况且本门不合,你也不用耽心章驼子的胁迫,以后反可藉机惩治他呢!”

  骆冰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一颗心又活了起来,妮声说道:“好人!你把功力散了吧!憋得人家里好像有东西不出来,好难受!”廖庆海散去功力,让具继续泡在骆冰里,轻捏着两片丰滑的,柔声说道:“冰妹!你想通了吧?!”

  骆冰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就依你所言吧!只是,我的事你怎么会那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廖庆海看大局已定,翻身将骆冰在身下,手指轻轻的在粉红色的晕上划圈,开心的说道:“这里是哮天崖下的石窟,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壁后有地道通往后山,出口就在那你和章驼子、蒋四的地方不远。

  其实,早在你们住进天目大寨时,我就被你的风华倾倒,几乎每都想见你,所以,你无论洗浴、自、偷情,我都一清二楚呢!”

  骆冰被他说的脸飞红,羞答答的偏转头去,酥起伏不止,懊恼的说道:“哼!你坏死了!偷看人家!什么羞人的事都让你知道了!”

  廖庆海深情的吻了一下骆冰脸颊,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只怪你实在太人了,十几年来,我一直在脑海里塑造一个伴侣的影像,直到见了你,那个影像才鲜明起来,所以才会要雪宜想办法。

  昨天我大哥闯了祸,雪宜告诉我,第二天她约了你,事情也许有望,我就一直在这里等待,一直到飞鸽传书,才去将你带来,今的考较大赛,就让我大哥去主持了,事实上,从创建山寨以来,我们两兄弟都是轮出现的呢!”

  一切的谜团似乎都解开了,骆冰恍然大悟的说道:“你大哥真坏!你…你更是坏透了!不过…嘻!嘻!我喜欢!”

  廖庆海将怀中的骆冰搂的更紧了些,又叹了口气道:“其实这都要怪我,我大哥也实在可怜!自从有一次,雪宜在中没有足,漏了口风,他就变得很自悲,开始广纳姬妾。

  三年前英杰出生,他也怀疑不是他的骨,一有不,就拿小孩出气,后来我就将他们送到我师父那里去。唉!可惜碍于师门规定,神功不能外传,否则…唉!”

  此时两人腿股,骆冰只觉得被廖庆海的腿磨擦,痕,将股稍稍挪动了一下,听到提及兰花女侠,不觉接口道:“雪宜姐,她…很吗?”说完将一颗螓首埋入廖庆海怀里,羞不可遏。

  廖庆海大感好笑,扳过骆冰娇躯,狡黠地看着她双眼,一双手又开始肆意地在雪白丰润的体上游梭。

  “嘿嘿”的笑道:“好妹子!她怎么得过你呢?只是每次她不打她几下她不舒服…你看…哇!又这么多水!来!妹妹!先含含哥哥的大巴…”

  “嗯…不来了!你笑人家!哎呀!轻点!哥哥…”“喔…好!好!下面一点!卵袋!对!对!用力!”

  “嗯…啊!好哥哥!抠…抠到人家花心了!”“蹄子!比我师娘…还!”

  “你!你师娘…她…她…很美吗?”“真是货!吃起我师娘的醋来了!我死你!”

  “啊…亲…哥…啊!喔…好舒服!”石无边一代后正慢慢的在孕育着…

  (全书终)
上一章   骆冰滛传   下一章 ( 没有了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子龙翼德著作的热门小说《骆冰滛传》第十三章 一代滛后-全书终及《骆冰滛传》最新章节第十三章 一代滛后-全书终在线阅读,《骆冰滛传(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