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为炮灰嫡女 第59章结局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为炮灰嫡女  作者:紫落沙 书号:43195 更新时间:2017-10-21 
第59章结局
  之韵一边忙着准备嫁妆,红袖不时过来指导一下,这个姑姑被做娘的还苛刻,准备东西是事无巨细,还好当初为了嫁给林轶白,丫鬟们已经帮之韵准备了一些,倒不算太紧张,不过,还是累得够呛。

  这一,叶怀铮却突然派人来请之韵,当然,不是以自己的名义,而是以妹妹的名义,因为婚前,按理是不该相见的。

  之韵有点奇怪,不知道他这个时候为什么会请自己,但还是出去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正是自己的秀丝坊,却不见叶怀铮的人影,而是看到了久违的刘管事和张千等老人。

  刘管事一看到之韵,一如既往地下了欣喜的眼泪:“姑娘,老奴好久没有见到姑娘,总是做着梦,生怕姑娘吃不,穿不暖,如今看到姑娘安好,老奴就放心了。”

  之韵对刘管事这样已经见怪不怪了,看到他们很高兴:“你们怎么有空,军中放假了?”

  张千微笑道:“我们这些人都老了,也打不动仗了,如今西南的情形已经安定了,叶将军也熟悉了西南,我们这些老的便打算回来,帮着姑娘守住小姐姑爷给姑娘留下的嫁妆,至于那帮小子们,还继续留在西南军中,让他们再蹦跶几年。”

  之韵点点头,这样是最好了,这些老人操劳了一辈子,能安度晚年是最好的,如今西南一定,见好就收,张千等人是明白这道理的,他们当初看中的并不是名利,只是不忍心边境动,百姓生灵涂炭,如今,一代新人换旧人,要知道急勇退。

  之韵道:“也好,你们不在的时候,铁铺和茶庄生意一落千丈,我马上就要嫁到国公府,以后打点是少不了的,你们也帮我看着铺子,不能那府里的人看扁了。”

  刘管事心有戚戚:“不错,那个臭小子猴的,在军中,我们便总是入他的套,以后姑娘嫁过去可得小心,我们自然要把铁铺和茶庄经营好,给姑娘撑,姑娘莫怕,有我等在,那小子不敢欺负你。”

  之韵自然知道他口中的臭小子是谁,脸一红,害羞的低下了头:“刘管事,你说什么呢。”

  张千便道:“老刘,你别瞎说了,我看未来小姑爷是个有本事的,你在军中被戏了几次,那都是你不守军规,怪小姑爷作什么。如今,姑娘有这等好姻缘,你我应该高兴才是。”

  刘管事被张千说破了心事,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他也是欣赏叶怀铮的,只是,在军中被戏几次,有点郁闷。

  不甘心让张千说好话,刘管事也不甘落后道:“这个我自然知道,姑娘多有眼光啊,和当年小姐一样,当年的姑爷在京城也是没几个人比得上的,要说呢,姑娘真是小姐和姑爷的嫡亲女儿,真是老将军的嫡亲外孙女啊,那眼光绝对是没有问题,这叶家老二我瞧着不比老大差,比原来那个什么秀才也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刘管事说到这里嘎然而止,提到了秀才,不知道姑娘会不会难过。他们回来后,也知道了之韵的遭遇,心中很是难过,若是他们在,定然不会让之韵受这等委屈,郡主又怎么样,照样反了去。

  这也是张千等人决定留下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他们要守着老将军的亲外孙女,不让她再受一点委屈。

  之韵看到刘管事那有点难过的脸,笑着说道:“无妨,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我早就忘了。”

  刘管事便又欣鼓舞:“我就说,姑娘真是将军的亲外孙女,那子和小姐一样,拿得起,放得下,若是男子,必然比叶将军还要威武,哪里有叶家的地盘,哼。”张千看着之韵,真诚说道:“姑娘,你以后都莫怕了,就算叶家欺负你,你也不要人气生,你想着,有我们在,定然不会让你委屈,叶家又怎么样,若是对你不好,你便回来,我们这帮老人定然能养着你,千万莫要委屈自己了。”

  之韵眼圈发红,自己有这样的后盾,以前居然那么糊涂的过日子。

  和老臣子们聊了一会儿,安排了铁铺和茶庄重新开张事宜,之韵便离开了秀丝坊。

  不过,马车在行驶了一段后,却被人拦了下来。

  “是谁啊?”之韵问道。

  外面有人说到:“我家主人请姑娘上茶楼一叙,还请姑娘不要推辞。”

  说完,递上来一个请柬,之韵接过来一看,竟然是林轶白,不知道他此时要见自己是何故。

  见还是不见呢?之韵思忖了一下,觉得还是见一见,虽然也可能又有风险,但是正如刚才张千所说,自己不用害怕任何事,有他们在,自己没有什么可怕。

  若是不见,心中恐怕总有个疙瘩。

  之韵便带着冬梅上了茶楼,冬梅想起红袖姑姑的训诫,劝了劝之韵,但是之韵却执意要去,冬梅只好亦步亦趋,看看有什么情形好应对。

  茶楼上,林轶白已经守候了一阵,看到之韵,心里是五味陈杂。当初,他要娶之韵的心意还是很坚定的,只是后来母亲不是很高兴,又生了病,病榻上,安宁郡主每都来,还请来御医,才将并重的母亲治好。

  从小便知道要守孝道的林轶白,自然动摇了,后来还是屈服了,接受了皇上的赐婚,却不敢和之韵说明,后来听说她离开了京城,心里很是不安。

  娶了安宁之后,才发现当初母亲病重,竟然是和安宁串通好的,为了让自己妥协而已。而安宁虽然对他很好,可是却小姐脾气太大,对母亲并不好,总是发生争吵,这样让他很为难。

  他常常想,若是和之韵结为夫,该有多好啊。

  听说之韵要嫁给叶怀铮了,一方面为她高兴,另一方面心里却隐隐失落,觉得在她出嫁之前,有必要再见一面。

  “韵姑娘,”林轶白再看见之韵,恍如隔世,却又起了心中的思念之情。

  “林——大人。”之韵差点要叫林公子,想起他已经娶了人,便改口叫大人。

  林轶白听到这称呼,有点萧索,之韵看着林轶白,觉得他不想以前那么有气神了,虽然穿得是锦衣,却不像以前布衣时那么有朝气。

  “你过得好吧。”之韵忍不住就问道,虽然当初她那么伤心,但是也知道他是有苦衷的,皇上的圣旨哪里有那么容易违抗,所以后来想通了,便希望她能过得好。

  林轶白本来想说,没有你,我哪里能过得好呢,但是知道不能这么说,所以也只好苦笑了一下。

  “你今找我,是有话要说吧,是告诉我当初为何悔婚么?“之韵问道,她并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林轶白脸白了白,点点头:“那时候,我娘生了病,郡主——派人治好了她,我娘听到那些流言,对你又有了成见,后来,我——“

  林轶白说不下去了,心中无限悔恨:“对不起。“

  之韵一听,果然如自己所料,便道:“算了,当初有皇命,你也是违抗不了的,这也是命,我并不怪呢。“

  林轶白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似带着希望:“你,你真不怪我?“

  之韵看着他略带期望的眼神,便道:“恩,不怪了,明觉大师经常对我说,不要有执念,该放下的就要放下。”

  林轶白听明白了她的意思,眼里的光芒渐渐退去。

  半晌,他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之韵:“当初受姑娘馈赠,本来应该以毕生相报,可惜——如今知道姑娘有了好归宿,这是轶白的一点心意,请姑娘笑纳。”

  之韵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玉如意,看起来价值不菲,便关上盒子,笑道:“如此甚好,以后我们便两讫了,祝林大人和郡主永结同心。”

  林轶白听了这话,有点摇摇坠,之韵却转过头去,对冬梅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下了茶楼,却看见马车外站着一个人,正是叶怀铮,看到她们下来,并没有愠怒,有点紧张,更多的是高兴。

  之韵看到他,便觉得阳光照耀着,轻声说道:“你放心,没事了。”

  叶怀铮什么也没问,听到这话,展颜一笑:“刚才,我便在秀丝坊外面,看你和那些老人谈得很好,便没有打搅你。”

  之韵点点头,便上了马车,叶怀铮目送着之韵远处。

  楼上,林轶白目睹了这一幕,沉痛的闭上了眼睛,原本,在身边守候之韵的人应该是他的,如今却只能看着她嫁作他人妇。

  一个月后,叶府举行了年内的第二场婚事,镇国公夫人觉得自己今年简直要累得吐血了,两个儿子要么不娶亲,要么就赶在一块娶。

  叶怀城倒不必说了,那是早就说好的,而且是陈阁老的女儿,自然是打完仗就必须要娶。可是老二年级又不是那么大,晚个一年半载又如何,生怕媳妇跑了似的。

  若是个了不得的人也就罢了,偏偏是那种情形下得来的,若是依国公夫人的意思,找个借口也是能推托的,偏偏老二像得了宝贝似的,不但要,而且要的急,这么快就要娶进来。

  国公夫人对老二媳妇,还没有娶过来,就已经很不满意了。

  陈瑾身为陈阁老的嫡女,自命不凡,也是很不屑与这个女人为妯娌的,看到婆婆言语间似乎也对之韵不,心中顿时更对之韵觉得不屑了。

  叶怀铮和之韵的大婚,自然不如叶怀城和陈瑾的那么风光,来得宾客也少了许多,不过,嫁妆倒是丝毫不比陈瑾逊,一百二十八抬,也算是十里红妆了。

  陈瑾自然又是不高兴,一个孤女居然能和自己一样,这么多嫁妆,而且那嫁妆都很实诚,没有凑数之嫌。

  周锦荣虽然收到了邀请,按照他和叶怀铮一同奋战的经历,也应该来,但是他实在是受不了亲眼看见心仪之人嫁给别人的刺,所以干脆找了个借口去南方,便可以不用参加婚宴,但是礼物却仍然少不了。

  婚宴不那么张扬,倒是让之韵感到省心,她也不想太累了,只要自己和叶怀铮过得好,婚宴拍不拍场又如何。

  举行过了拜天地的仪式,之韵便被送到了房。

  房里面人很多,大家都吆喝着,让叶怀铮揭开盖头,之韵感受到了叶怀铮坐在身边,这是他头一次离自己如此近,之韵顿时觉得心里很紧张。

  感觉到眼前一亮,头上的盖头便被叶怀铮揭开了,紧接着,之韵便看见叶怀铮有点吃惊的看着自己,那眼神绝对不是看到心爱人的反应,而是——有点惊讶。

  之韵马上明白了过来,早上,那喜婆给自己上的妆实在是太浓了,连她自己都觉得像个鬼一样,叶怀铮见惯了素颜的自己,自然会吓一跳。

  之韵这么想着,便悄悄吐了舌头,叶怀铮见状,知道还是自己的之韵,不是别人,便放心了。刚才那一瞬间,实在让他受伤不轻,那张脸——看着真是鬼啊。

  叶怀铮见媳妇没错,便放心出去吃酒。

  至于之韵,自然是不会乖乖坐着挨饿,便拿着糕点填填肚子,心里却想着一会儿的恐怖事件,关于这件事,之韵自然是不能从爹娘那里得知了,只有红袖姑姑提了一两句,可是,红袖自己都没有出嫁,又哪里能给之韵什么好建议呢,她还没有说一句,便先脸红了,最后说道:“算了,多说无益,我看姑爷是个机灵的,到时候让他教你便是。”

  之韵听到这里,对红袖很是无语,说了和没说一样,难怪你一辈子做姑姑,以后都只能看着老和尚了。

  不过,前世对这些事还是略知一二,只知道会很疼,不知道叶怀铮这个人怎么样,能不能心疼一点她呢。

  她胡思想着,叶怀铮便推门而入,带着醉意,这已经是有人帮着他挡酒了,但是实在是不好太过推辞,叶怀铮还是有点醉。

  此时,之韵已经洗干净了脸,又变成了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叶怀铮捧着她的脸,见她脸蛋红扑扑的,顿时便咬了一口。

  不过,就是咬了一口,之韵疼得叫了起来。

  看来这姑爷不是个轻手轻脚的,亲一口就这么疼,那一会儿的事怎么办,岂不是会把人疼死?之韵这么想着,便对待会的房有了恐惧之心,想要把今晚混过去。

  “你去洗一洗,歇息吧。”之韵推开叶怀铮,道。

  叶怀铮借着醉意,又使劲拧了她的脸,这才去喝了醒酒汤,洗漱一番。

  之韵刚才又被她拧疼了,心中更是恐惧,干脆也不等他了,自己上了,躲在里面,装起了死人。

  叶怀铮洗漱完,怀着希望回来,却看见之韵已经睡着了,顿时苦笑不得,只好也更衣躺下,眼看着看见吃不着,心里那个难过啊。

  不过,他也累了一天,又有醉意,很快也睡着了。之韵见躲了过去,便也高高兴兴睡了起来。

  睡到了半夜,之韵觉得有点渴,便起身下喝了口水,又摸索着上了

  跨过叶怀铮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跨不过去了。

  原来,叶怀铮在她下的时候,也醒了过来,听见她的呼吸声,喝水声,心里想像着那张小脸,心里已经不能平静了。

  待她坐在自己身上,身体相接触,身上的香味也传了过来,叶怀铮顿时身体有了反应,哪里还会让她再乖乖回到里面,便拉着她,不让她下来。

  之韵自然知道他想干什么,心里有点慌,早知道就不起来喝水了,拉扯着想要到里面去,如此一拉一扯,身上的衣服也被拉扯掉了。

  叶怀铮顿时摸到了之韵光溜的皮肤,只觉得无比的柔滑,一个翻身,便将她在了下面。

  之韵死命抵抗:“不行,你力气太大,我不要。”

  话还没说完,嘴已经被堵住,身体动弹不得。

  总之,这个叶少将,果然如之韵所料,力气是很大啊,之韵这个晚上实在是后悔嫁给了他啊。

  叫三遍,但是没有人听见,因为晚上太过劳累。

  还好外面还有忠实的人在提醒,今天可是要给老爷夫人敬茶的。

  之韵浑身酸疼的起身,看着叶怀铮很无辜的看着她:“韵儿,你怎么看着很累似的,怎么没有休息好么,都是为夫没有尽力。”

  叶怀铮咬着嘴边的笑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之韵气的便不穿衣服了,你不卖力,你太尽力了。

  叶怀铮见之韵生了气,连忙哄道:“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不会这样了,好不好,你原谅我吧。”

  之韵见叶怀铮如此粘人,也见识过他当伙计时的样子,便无奈的笑了:“你说的,以后不这样了。”

  “嗯。”叶怀铮一口答应,心里却说道,不这样哪行,若是以后不这样,为夫岂不是要憋死了。

  两人梳洗停当,便来到前厅为镇国公和夫人敬茶。

  镇国公和夫人端坐于正首的位置,叶怀城和陈瑾坐于侧手,两位小姑子坐在另一边。

  镇国公夫人见过之韵,原本就觉得她长得不好看,如今和自己花一样的儿子站在一起,更显得不起眼了,夫人心里便叹道,亏了,自己家老二真是亏了。

  这个儿子,原本没有指望他太大出息,家里有了叶怀城这么个能干的儿子,只希望叶怀铮快快乐乐,就好。他又长得这么好,夫人真是当宝贝一样疼,如今见到宝贝居然被之韵这么个普通人得了,心里这个窝火。

  之韵敬茶的时候,国公倒是爽快地喝下。但是夫人却便故意不端,板着脸不理。

  叶怀铮自然知道自己母亲的性格,连忙说道:“娘,韵儿给您敬茶呢。”

  镇国公也觉得夫人有点过分,便暗暗推了推她,夫人这才哼了一声,端过茶,微微抿了一口,便放下了,眼里的鄙夷挡都挡不住。

  之韵见状,心便有点凉了。

  接着,之韵便给叶怀城和陈瑾敬茶,叶怀城其实看着肃穆,内里是个花心的,倒是叶怀铮看着花心,其实内里是个专一的。

  叶怀城本来就对这个小丫头有点兴趣,如今做了自己的弟媳,自然不会染指,但是兴趣还是掩饰不住,喝下了茶,又忍不住说道:“弟媳,大哥还没有感谢你将老将军的那些老臣子推荐给我们,若不是这样,这次西南也不会如此安定。”

  陈瑾从来没有听过叶怀城对自己如此感恩戴德,自己的爹陈阁老当时也力过他呢,可是叶怀城却一直对她冷淡。这也是自然,叶怀城本就不喜欢这样一板一眼,长相普通的女子,对他是提不起兴趣。而她的存在又总是提醒自己,当初有一段时间那么低沉。

  陈瑾便很不高兴,之韵能得到叶怀城的感激和赏识。

  偏偏叶怀城还要说下去:“对了,你不是对那个拦我马的女子很好奇么,她如今还在我后院,哪天你有空,让你嫂子带你看看,不,我带你去也可。”

  陈瑾听到这,心里更是犯堵了,本来她就讨要后院那些美女夺了叶怀城,叶怀城居然还要她带着之韵去看那些美女。

  于是,之韵给陈瑾敬茶的时候,陈瑾也不端,板着脸了,和镇国公夫人如出一辙。

  “嫂子?”叶怀铮也很是郁闷,娘不高兴情有可原,这个大嫂怎么也对之韵这样啊,之韵碍着她什么了,又不会夺了她在国公府的地位。

  叶怀城对陈瑾的做法也很是不,推了推她,陈瑾这才微微一笑:“弟妹,嫂子刚才看到你的钗子好看,惶了神,你莫怪。”说完接过茶杯,但也只是轻抿了一口。

  她毕竟是陈阁老的女儿,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面上还得圆过来,不能和国公夫人一般,那是府里女人的头,自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自己如今还不能。

  两个小姑子还好相处一点,之韵送给了她们礼物,她们都很开心的接受并叫了嫂子。

  之韵敬完茶,回到屋里,便开始收拾东西。

  叶怀铮苦着脸说道:“韵儿,你这是干什么,才第一天,你就不要为夫了?”

  之韵头也不抬,道:“刚才你也看到了,你娘,你嫂子,都对我莫名其妙的不好,你也知道,我以前在章府过的很不好,我看出来了,你们家的女人,我也惹不起,可是,惹不起躲得起,我先收好东西,等以后好被你休出去。”

  叶怀铮愣愣的看着她道:“你若是出去,能去哪,难道回章府?”

  “不,张军师说了,我什么也不必怕,有他们给我撑呢。”之韵抬起头,不服气的说道,这厮以为自己只有章府回么。

  叶怀铮那也听见了张千的话,顿时咬牙切齿,娶了这么有靠山的老婆真是不好对付啊。

  他只好讨好的说道:“韵儿你莫怕,你忘了,皇上赐了我忠义伯,已经赐了我宅子,到时候我们便搬出去,你哪里会受他们的闲气,再说了,还有我给你撑呢。以后要撑的时候,找为夫,那些张千之的,就会说大话。”

  “真的,真的不久就搬出去?”之韵问道,若是这样,倒是没有什么可怕了。

  叶怀铮看着之韵期待的眼神,坚定地点了点头,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叶怀铮将之韵收拾东西的手放了下来,摸到自己的心口,以后,这个女人,便有自己来爱一辈子,再也不会受那些苦了。

  之韵环抱着叶怀铮,对未来的生活充了憧憬。

  总算写完了。新文《冒牌太监斗后宫》?novelid=1869594
上一章   穿越为炮灰嫡女   下一章 ( → )
带个郎君回现神算娘子,掐吾家小妻初养穿越美满人生回到三国的无穿越胤禛福晋唐砖万金官奴痞妃快逃,萌女配东施翻身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紫落沙著作的穿越小说《穿越为炮灰嫡女》第59章结局及《穿越为炮灰嫡女》最新章节第59章结局在线阅读,《穿越为炮灰嫡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