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为炮灰嫡女 第38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为炮灰嫡女  作者:紫落沙 书号:43195 更新时间:2017-10-21 
第38章
  八月间,京中两件大事。

  一是秋试结束,学子们不管是考得好还是考得不好,均是松了一口气,多的紧张情绪得到了缓解,只是名次未定,终究心里都带着几分期待等着下榜。

  二是,西南又闹起战事,大将军刘秀不堪一击,皇帝震怒,派原驻守于西北的叶怀城前去助阵,叶怀铮虽然是御前侍卫,也请令随哥哥一起前去。杨建也想要去战场立功,却被叶怀城以此次及其凶险,杨家只有他一子等理由挽拒,杨建知道是杨夫人去镇国公府求的,气的在家里与母亲大吵。

  秋试已结束,还未下榜,章其昭乐得得闲,家里的姨娘不多,大都被卢氏以各种办法打发了,便来到宋姨娘处,乐得让宋姨娘伺候,比看卢氏的冷脸要好得多。

  宋姨娘如今是容光焕发,看到章其昭悠哉游哉的而来,连忙吩咐人去端点心、熬汤水,一边捶着章其昭的背一边闲聊:“老爷这几倒是清闲,玉儿每都能见到老爷,心里不知道多高兴。”

  章其昭微闭着眼睛,美美地摇晃着脑袋:“这几让你高兴高兴,过几下了榜,那些学子们怕是就要纷纷前来拜见,恐怕就没有时间来看你了。”

  宋姨娘连忙说道:“那玉儿这几可要好好伺候伺候老爷,为老爷养蓄锐,好有精神应付那些学子们。”

  章其昭美得脑袋晃得更厉害了。

  这时,院子里却想起了章之芳的声音:“姨娘在么?我和妹妹来看看您,给您送了点心。”

  章其昭听见女儿来了,连忙睁开眼睛,恢复威严的表情,身子也从宋姨娘的怀抱中挪开,坐直了身躯。

  宋姨娘连忙到门口:“是三姑娘和四姑娘来了啊,真巧,老爷也在这里呢。”

  章之芳进了屋,见到章其昭连忙欣喜道:“爹,您今天也在啊,过几天秋试榜单下来,您怕是就不得闲了。”

  章其昭点头,微微笑了笑:“这倒没有什么,只是不知道你大哥考得怎么样,若是能中,也不枉这多年的苦心。唉,寒儿这几也不知道天天去哪了,怕是与那帮同窗相聚,且看榜单下来怎么说。”

  章之芳道:“爹爹不用过于担心,我每都为大哥祈祷,姨娘也是天天拜佛,祈求大哥高中,相信大哥定然不负爹爹的期望。”

  章其昭点头表示赞许:“嗯,你这种想法最好,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全府必须保持一心,才能让章家发扬光大。”

  可是那卢氏就是不懂得这个道理,对章之寒的学业不闻不问也就罢了,还个侄女来捣乱,那章之月对哥哥的考试也一点不上心,倒还不如这庶女。

  “呀,四姑娘这手怎么成了这样?”一旁看着的宋姨娘惊呼道。

  章其昭随着她的眼睛看过去,只见章之霞的手背上包子大的一个红色的肿包,便皱着眉头道:“怎么回事,成这样也不用药?”

  章之霞本就胆小,看章其昭皱着眉头,便不敢说话,章其昭更是不悦了。

  “之芳,你知道怎么回事么?”章其昭干脆不去看那个可怜的四姑娘,转头看向章之芳。

  章之芳面犹豫,言又止的表情让章其昭更是不耐烦,就大声说道:“你这当姐姐的怎么连妹妹伤成这样都不知道为何,也不上药!”

  章之芳似乎被他这么一吓,这才道:“爹爹容禀,其实妹妹是上了药的,此事,说来与我也有点干系。”

  章之芳咬咬嘴,似乎有点内疚的样子,然后道:“前几,我和妹妹一道去大姐姐那里,出门时,妹妹不小心跌倒,大姐姐便拿出碧玉膏给她敷上,只是,几都不见好,反而更严重了,今见了大夫,大夫说是碧玉膏的问题。”

  “嗯?你是说韵儿给她的药不好?怎与你有关系?”章其昭道,皱着眉头。

  章之芳道:“那药却是二姐姐送给我的,因为大姐姐平里也爱给我些小玩意,我这里又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这碧玉膏算好的,便回赠给大姐姐。”

  “那么说,是月儿动的手脚?”章其昭更怒了。

  “芳儿不敢胡乱揣测,因为芳儿之前也告诉大姐姐这是二姐姐送的,二姐姐和大姐姐关系又不是很好。这几天府里传说二姐姐的碧玉膏有问题,也有人说是大姐姐下了药,要害妹妹栽赃给二姐姐,芳儿实在是不清楚这些流言是怎么出来的。”章之芳小声说道,一副害怕的模样。

  章其昭也听说过章之月总是找之韵的麻烦,想必之韵心中也是忌恨的,此事谁是谁非真说不准。

  正在此时,一个丫环跑过来:“老爷,不好了,二姑娘跑到沁雅轩,跟大姑娘吵了起来。”

  因为卢氏今天不在家,此事又涉及两位小姐,丫头便只好跑来告诉章其昭。

  章其昭本来还在思索此事是谁做的,听到两人吵了起来,顿时大怒:“我去看看这两个逆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且说章之月本来在慧欣阁里选着过几去静安侯府时要戴的首饰,一个丫环匆匆跑来道:“二姑娘,外面都快说翻天了,真是气死人了。”

  章之月白了一眼丫环,道:“什么气死人了?”

  丫环便道:“她们都说,前几四姑娘去了一趟沁雅轩,摔了一跤,便搽了大姑娘那里的碧玉膏,谁知道回去后反而伤情更加严重,又说那碧玉膏是姑娘您送给三姑娘,三姑娘用都没用,便转送给大姑娘,都说你陷害——”

  “什么!竟然敢说我陷害,是谁?是章之芳么?”章之月道,毕竟她是将东西送给了章之芳。

  丫环道:“也有人说,若是三姑娘,那怎么以前没听说此事,偏偏送给了大姑娘,便出现此事,怕是因为前几次,你总惹大姑娘,她怀恨在心呢。”

  章之月恍然大悟,对呀,这碧玉膏,自己送给之芳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从小就送了,怎么现在才说有事,定然是章之韵怀恨在心,借此报复,要么冤枉自己,就算冤枉不了自己,也能冤枉章之芳!

  章之月怒不可遏:“好个章之韵,竟敢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老是勾引杨建,正愁没有机会教训她,没有想到她竟然主动惹自己!

  章之月带上嬷嬷丫环,浩浩来到沁雅轩,屋内只有章之韵和冬梅,显得势单力薄,章之月便更有底气,气呼呼地对之韵说道:“好你个章子韵,我们章府好心收留你,没有想到你竟然狗咬吕宾,竟敢诬陷我!”

  章之韵一大早就见到如此凶悍的人前来闹事,莫名其妙:“我怎么诬陷你了,你说个清楚,莫要说什么旁的。”

  章之月道:“哼,你给四妹用的碧玉膏是我送给三妹的,三妹又转给你,是不是你掺了什么东西,所以四妹用了以后反而伤情更重,你居然还敢诬陷是我的碧玉膏有问题!”

  章之韵皱了皱眉头,她倒是不知道此事,便说:“我倒没有听说此事,我得见到四妹再说,但是真没有诬陷你。”

  章之月哪里讲道理,指着之韵没好气地说道:“就是你,你少抵赖,你个无父无母无教养的东西,赖在我们章府还敢兴风作。”

  听到这里,任谁的脾气再好,也受不了了,之韵本不想和她多做纠,此刻却也不得不回嘴:“妹妹这是说的什么,一口一个你们章府,想我爹也是正经章府嫡子,我是章家嫡长女,说句不得听的话,若是我爹还在,这府里的掌家还不一定是谁,又哪里有妹妹说话的地方。”

  章之月一愣,自之韵回到章府,一直任人欺负,低眉顺眼,此刻这番气势,倒有点像小时候那个骄傲蛮横的章府嫡小姐。

  此时,章其昭等人已经赶到,正好听见之韵说的最后一句话,本来在路上,章其昭心里就有点偏向自己的女儿,觉得应该是之韵陷害,如今听到这话,又想起年轻时被二弟不过气来,心中一冷。

  只是,如今没有凭据,他是不好直接说章之韵的错的。

  章之月此时跳了起来:“章之韵,你还反了,你还敢抵赖,小心我让爹将你赶出去。”

  章其昭听自己的闺女说出这样不知轻重的话,很是失望,这不是让人觉得他们欺负一个孤女么。

  如今,不管谁对谁错,都要罚了。

  “你们两个,谁都不要说了,让妹妹伤的如此重,你们都要责任,不知道关心一下妹妹,竟然还在这里吵架,简直没有体统,都给我足十。”章其昭说道,如今各打五十大板,才能息事宁人,至于章之霞,只有送点东西补偿了。

  看了看章之芳,章其昭顿时觉得还是这庶女让人安心。

  章之月和之韵都没有想到,章其昭居然在后面,顿时惊呆了,这十足是免不了了。

  章之芳看着两位姑娘的惨白的脸色,心中暗自得意,谁得罪了她,谁阻碍她通向女主之路,就要受惩罚,今,不过是小小惩戒。她特意选了这么个卢氏不在,章其昭在的日子,又在此时才让章之月知道此时,知道她小心眼,会去找之韵的麻烦,果然便中计了,本来还在想着章其昭可能只罚其中一人,没有想到两人都罚,真是一石二鸟,太好了。

  之韵看了看一直装作乖顺,默不作声的章之芳,心中才明白那的怪异感觉是为何,这一切怕都是章之芳捣鬼吧,总觉得此人的目的似乎很高远,以后更要小心,不能总被她利用了。

  卢氏回府后,得知此事,知道章之月被足十,便去找章其昭大闹,章其昭气呼呼的,又跑到宋姨娘那里,宋姨娘美滋滋的,更觉得自家闺女果然聪明。既打击了敌人,又笼络了老爷的心,心中便更肯定了要为姑娘找个静安侯世子那般的好夫婿。

  她试着问过章其昭:“老爷,三姑娘也快十四了,也该打听打听婚事了。”

  章其昭道:“嗯,此事我自会寻着,芳儿这个身份,最好是找个踏实有前途的学子,我到时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不管家世好不好,只要清白就行。”

  宋姨娘一听这话,顿时心就凉了,章之芳本就是庶女,没什么嫁妆,再嫁个清贫的学子,岂不是穷死了。但心知章其昭的禀,便没再劝阻。

  她也在章之芳面前提及婚事,章之芳却道:“此事自有父亲和夫人办,岂是我自己可以做主的?”章之芳心中自然有崇高的目标,只是,懒得和宋姨娘说,怕她坏事。

  宋姨娘撇撇嘴,若是让他们做主,你就得嫁给穷书生了。

  宋姨娘更觉得,关于女婿这事,恐怕真要她这个姨娘心了。

  却说之韵被困于沁雅轩,别的倒没有什么,只是那饭食却是一比一差。原来卢氏知道章之月被足的原因与之韵有关,很是气恼,便让人故意送去不好的饭食。

  丫环们很是生气,却又无可奈何,之韵的院子里并没有小厨房,就算她们想做些好吃的也是不行的,可是,若是由着这般下去,还不把人饿死啊。

  “姑娘,你看这可怎么办?”冬梅发愁的看着面前如猪糠一般的饭菜,对之韵说道。本来她们想要自己去大厨房去做,奈何那些婆子们都是势利眼,就是不让她们用厨房。

  之韵摸摸肚子,沉默片刻,道:“明天你们去凌云阁,就说我出不去,请大公子来教导一下书法。”

  虽然足了,但是别人还是能来的吧。

  兰次去凌云阁请章之寒的时候,玉钏看到她如同看到救星一般,兰好笑的看着脸苦涩的玉钏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还不是那位呗,好不容易公子在家一天,又跑来了。”玉钏努努嘴,冲着屋里道。

  兰心里便有了计较,知道那卢雪必然又来纠章之寒了。

  还未走进书房,便听到卢雪软糯妩媚的声音,兰一阵恶寒,不知道会看见什么,便停下脚步,咳嗽了一声。

  玉钏便连忙道:“公子,大姑娘房里的兰来了。”

  里屋传来章之寒略带欣喜的声音:“进来吧。”

  兰进了书房,便看见卢雪打扮得妖娆,站在章之寒的身旁,很是不的看着兰。

  之前,因为章之寒执意去书院,再加上章老爷嘱咐卢氏不要打搅章之寒,因此卢雪便消停了许久。现在秋试结束,卢雪便天天盯着凌云阁,奈何前几章之寒每都出去应酬,她一点空当都没有,今见章之寒居然没有出门,便立刻过来。

  章之寒本以为经过上次之事,卢雪就算有意,也会有所收敛,没有想到现在又故态萌发,手脚很是不规矩,让他简直要抓狂了。

  卢雪心中也是很焦急,姑妈说了,要趁着秋试这阵子,章之寒还没有中进士之前,才好勾得他服服帖帖,卢氏也好将两人的事情定下来,以后这章府就彻底是她们姑侄两人的。可是,,章之寒显然就不对她上心,任她使尽招数,都没有什么效果。

  谁料到今刚有机会,这沁雅轩的丫头便来捣乱,卢雪没好气地说道:“哟,你们大姑娘不是足了么,怎么还不安分?”

  兰并不理卢雪,又不是正经主子,老是拿自己太当回事,她只看向章之寒,道:“公子,姑娘被足了,不方便过来,请公子过去指导一下说法。”

  卢雪一听这话,快要蹦起来了:“你家姑娘自己不会练书法,非要表哥过去,安的什么心啊,姑姑不是说过让她少打搅章之寒么。”

  兰眼眸微垂,却并不答话,只当她是个透明人,谁打搅章之寒啊,不正是她卢雪么。

  章之寒微微一笑,这个大堂妹总是适时而来,解了他的危难,正好好些日子没有过去看她了,也正好告诉一些轶白的事情。

  “好,你家姑娘算是运气好,正好我今不出门,便过去指导一二吧。”

  说完,看也不看卢雪,便和兰一道去沁雅轩。当然了,离开之前还是不忘对卢雪说道:“表妹,我有事出去,还请表妹回吧。”他可不想卢雪再在他书房里顺点什么字画,又说是私相授受呢。

  卢雪一跺脚,气得不行,却无可奈何。

  章之寒到了沁雅轩,之韵已经在堂屋坐好,摆好了笔墨纸砚,虽然今另有目的,但是顺便练练字也是好的,本来足不能出门就很无聊。

  章之寒便道:“哎呀,妹妹,你可真是及时雨啊。”

  之韵一愣,看看一旁兰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想了想,恍然大悟,定然又是那卢雪去扰章之寒了。

  “哥哥,这次秋试怎么样,可能中了?”之韵问道,其实,秋试之后,一直都想问一下,奈何总是见不到章之寒。

  章之寒却先不答,反而笑道:“妹妹怕关心的不是我的成绩,而是轶白考的怎么样吧?”
上一章   穿越为炮灰嫡女   下一章 ( → )
带个郎君回现神算娘子,掐吾家小妻初养穿越美满人生回到三国的无穿越胤禛福晋唐砖万金官奴痞妃快逃,萌女配东施翻身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紫落沙著作的穿越小说《穿越为炮灰嫡女》第38章及《穿越为炮灰嫡女》最新章节第38章在线阅读,《穿越为炮灰嫡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