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为炮灰嫡女 第32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为炮灰嫡女  作者:紫落沙 书号:43195 更新时间:2017-10-21 
第32章
  杨建不知道为何自己的一句话竟然惹得三人面色都不好看,随即哈哈笑了一下,转头和章之寒说话,章之寒自然是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再承受某人热烈的眼光了。

  几人来到景盛街上的一座茶楼,杨建和章之寒便点了龙井,又为姑娘们点了花茶,慢慢品味。

  章之月却觉得有点没意思,杨建又只顾着和章之寒说话,于是便提议卢雪到楼下的街道上去看看小东西。

  卢雪眼看也没有机会对章之寒献殷勤,再者很少来京城,也很想看看京城的东西,便欣然应允。

  之韵和杨惠却没有下去,那两人走了,楼上正好清静,一边听着哥哥们说话,一边偶尔也上几句或相互聊一会儿。

  杨建说道:“前一阵京中热议的江南盐贩之事,不知道章兄有没有听说?”

  之韵那在普济市也是听见了此事,于是便也竖起耳朵听了几句。

  章之寒点点头:“嗯,在书院时,也有谈及。不知道这件事情进展如何?”

  杨建小声说道:“嗨,说起来也是宫里内部之争,听说三皇子特地为此事专程去江南查探,想必会有一个结果。”

  “太子都已立下,何必再争来争去,得朝廷动,百姓不安。”章之寒叹了一口气,虽然还只是学子,但是入仕是迟早的事情,总有一天要选择如何站队。

  章之寒道:“如今杨兄已是三等侍卫,未来必有一番前景,不像我等,前途未知。”

  其实他的前途还是比较肯定的,也许是考前综合症吧。之韵如是想。

  杨建摇摇头:“我们学武的,自然是希望能上沙场征战一番。听说西南那边总是不安定,原来的将军是刘贵妃的哥哥,才能却不怎么样,现在西南军是一片散沙,皇上趁着西北大将军叶将军此次回来,想要派他去帮一下西南军,我也想跟着去呢,不过将军不同意,说等一阵再说。”

  杨建很是遗憾的样子,听到西北大将军的名字,之韵便想起哪桩八卦,上次在威远侯府却忘了跟杨惠说,于是便又把那件事说了说。

  杨惠也是个爱八卦的,立刻眼睛晶亮:“不会吧,居然有此事,这是可惜我没有看到,那个女子胆子真是大。”

  “是啊,不知道那叶将军是否能消受呢。”之韵开玩笑道,和杨惠一起说话,她总能放得开,不必拘束。

  杨惠悄悄说道:“怎么不能消受,那叶将军家里有好几个美貌的侍妾呢。”

  之韵想起了那个桃花眼的聪明伙计,不就是叶大将军的弟弟么,他应该美妾更多吧。嗨,这些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啊,放手!”下面有女子惊呼的声音传来。

  因为想到章之月和卢雪都在下面,杨建和章之寒均是一愣,随即立刻走到窗前,向下看去,之韵和杨惠也连忙走过去。

  还好,那个女子并不是章之月和卢雪。

  只见,下方的街道上,一个穿着蓝色锦衣约摸二十多岁的男子,抓着一个妙龄女子的手,另一只有点不规矩的想要摸脸,似乎喝醉了的样子,嘴里还嘟哝:“陪爷玩一玩。”

  一旁众人哗然,纷纷指责,哪料到旁边有几个恶奴喊道:“谁敢惹我们世子!”

  旁边有见过的低声说道:“这是静安侯家的世子,皇亲国戚啊。”

  一时,没有人敢上前,只是愤恨的看着他的恶行,那个女子已是眼泪汪汪。

  杨建大怒,正想要下去阻止那个静安侯世子,却见一个男子已经走到静安侯世子面前,手轻轻松松一挥,那世子本来就有醉意,此刻哪里受得住着强悍男子的一推,便跌倒在地。

  那世子正要发怒,抬眼一看,酒似乎醒了几分,指着那男子道:“你,你——”

  “还不快走!”那男子沉声说道。

  世子似乎有点惧他,哼哼了几声,不情愿的对下人道:“还不快点扶我走。”

  这人杨建是认识的,就连之韵也有过一面之缘,正是那名声赫赫的大将军叶怀城。

  杨建此时已下楼将叶怀城了上来,而章之月和卢雪也被因为安全的原因被章之寒叫了回来。

  卢雪刚才在下面看得真切,刚才这男子的英武气派已经让她震撼不已,此刻知道他竟然就是大将军,不自觉地便媚眼连连,引得章之月都有几分不,暗暗推了她几下才停。

  叶怀城虽然正如杨惠所说,家中有好几位美妾,对女子也不反感,但是像卢雪这样的,根本就不可能看一眼。

  从杨建的介绍中,得知了其他几位姑娘的身份,倒是打了声招呼,尤其是听到之韵时,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忽然道:“听说你对我回京那,拦我马的那位女子的去向很是好奇?”

  之韵脸倏地红透了,杨惠刚才也听到之韵说起此事,没有想到叶怀城此刻便问了起来,顿时吃惊的长大了嘴。

  之韵猜到定然是叶怀铮告诉他的,尽管不好意思,之韵还是点了点头,杨惠偷偷笑着,也很是期待。

  至于杨建和章之寒则是分外惊讶。

  叶怀城道:“我将她收入了我后院中,你若有兴趣,哪天可以去看看。”

  看着之韵和杨惠不怀好意的脸,叶怀城倒是很大方的说了出来,不过,她们俩可没那个胆过去看看。

  叶怀城似乎还有事情,只与杨建简单聊了几句,便离开。

  这时,章之月和卢雪也不那么拘束了,便将刚才在街上买的小手环拿了出来谈论,章之月看着杨建故意说道:“刚才我看到一个红玛瑙的镯子,很是好看,可惜今没有带够银子。”

  卢雪也赶紧对着章之寒:“是啊,我也看到一个月季花瓣的簪子,很是别致好看呢。”

  章之寒只顾喝茶,并不理会某人的频频暗示。

  而杨建则若有所思,想到柳芸秀要自己关照之韵,再联想起早上问道那耳环的时候,似乎她不是很喜欢,嗯,那就再买一个吧,顺便给妹子也买一个。

  杨建站起身,往楼下走去,章之月兴奋极了,不忘提醒:“就在茶楼下的这个摊子上。”

  待杨建上来后,手里果然拿着一个红玛瑙的手镯和一个月季花瓣的簪子。

  章之月和卢雪齐声道:“有劳杨公子了,这多不好意思。”

  杨建莫名其妙的看看她们,便将东西递给之韵和杨惠,之韵却不接,虽然很,但是直接这么接着是不太好的,更何况对面两只狼。

  杨惠便接过两件东西,再把那手镯硬给之韵,然后挑衅的看了看那两只狼。

  章之月和卢雪哪里料得到这个变故,均是目瞪口呆,继而回过神来,已是将之韵恨的牙

  回到章府,章之月和卢雪在慧烟阁里,对早上之事耿耿于怀,章之月便道:“表姐,那个章之韵,我可真是讨厌死了,可她运气太好,每次都整不了她。”

  卢雪也道:“是啊,我和表哥本来好好的,每次她都从中作梗。”

  章之月觉得自己若不给之韵一点颜色看看,她就不知道杨建是谁的。

  卢雪的桌上正放着早上从沁雅轩的那张纸,看了看上面的诗句,笑了笑,便对章之月说道:“这里现成有个方法,即可让伯母训她一顿,又可让表哥对我死心塌地。”于是便耳语一番,章之月皱了皱眉头,对这个表姐的办法实在不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章之寒这几都前往沁雅轩,不过每次都带着书籍,到了那里,也并不和之韵多说话,只是在院里看书,秋试快到,时间不等人啊,可不能由着那卢雪天天纠他。

  卢雪也是奇怪,每里只先去凌云阁看一看,不见章之寒便回自己的院里,倒也不去沁雅轩。之韵本来想了好些办法阻拦她,却不见她过来,也是微微惊讶。

  到了第三天,终于,章之月和卢雪瞅着卢氏有了空,便前去告了一状。卢氏带着章之月和卢雪,浩浩的来到了沁雅轩。宋姨娘瞅见主母气势汹汹地去沁雅轩,知道有好戏,便也跟在了后面。

  之韵总算等来了卢雪,却没有想到她居然带来了这么多人,一时也是愣住了。

  章之寒缓缓站了起来,一脸的诧异:“母亲,您怎么来了?”

  卢氏看到章之寒,原本冰冷的脸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寒儿,怎么在这里看书,这里毕竟是女儿家的地方,韵儿又与你不是一父同胞,不要总是过来,这样不好,母亲这是对你们俩都好。”

  章之寒没有想到卢氏居然会这样说,其实之韵和他都是章家人,他本就把她当作妹妹一般,至少比那卢雪要亲近,没有想到卢氏不说卢雪太亲近他,反倒嫌弃他们真正的章家兄妹太亲近。

  之韵的脸是一红,章之月看到之韵吃鳖,心里不知道多舒服。

  这时,却听见卢雪突然哭了起来:“姑姑,姑姑要为我做主。”

  卢氏皱了皱眉头:“这诺大的章府能委屈了你,哭什么?有什么事说出来,自有姑姑为你做主。”

  之韵心中一阵恶寒,这不是明白着做戏么,她们本是一道而来,若是真要说,早就说了,如今这般,不过是让众人都听见罢了。

  果然,卢雪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道:“姑姑,我自来到这里,表哥对我甚好,每如漆似胶,可是后来便若即若离,还给我写了这首诗,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本来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以为表哥要读书,让我安心等待。哪里知道,表哥竟然天天在这里,怎不叫人心寒。”

  “你!我何时给你写过这诗?”章之寒听到这里忍不下去了,若是此话当真,他们两人的私情就要做实,若是个真心淑婉之人也就罢了,偏偏这么轻佻,如此胡闹,他哪敢娶这么个人进门。

  卢雪挥了挥手中的纸:“表哥,这是你前几给我写的,韵妹妹也在,你忘了?”

  章之寒这才记得那在之韵这里随手照着书上写了几句,给之韵临摹,没有想到被卢雪顺走了,顿时气得不行。

  之韵这才恍然大悟,心中懊悔,早知道不应该写那么句话,倒让卢雪钻了空子。

  她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当的情景,想起来那的纸似乎还没有扔掉,便偷偷让冬梅找出来。

  这时,卢氏冷声道:“寒儿,我们章府是书香门第,你父亲最是讲究礼数,你如何能这样,你表妹年纪小不懂事,你就这样?”

  之韵撇撇嘴,卢雪还年纪小不懂事,什么都懂吧。

  卢氏脸色又缓和了一点道:“当然了,你们都是年轻懵懂年纪,雪儿从小冰清玉洁,聪慧可爱,配你也是合适的,既然你们两情相悦,那母亲做主——”

  章之寒两手攥得紧紧的,没有想到卢氏竟然这么着急,连忙阻止:“慢,母亲,这么大的事情,还要禀明父亲才是。”

  先拖一阵是一阵,想必章其昭不会这么糊涂,要娶这样一个家世人品的女子。

  卢氏脸又是一扳:“你父亲那里我自然会禀报,但是雪儿也是兄长托付给我,如今在府里除了这样的事,现在哭哭啼啼的,我若不先给个待——”

  “伯母,您恐怕误会表哥了。”之韵此时道,她刚才看了看那沓没有被收走的纸,心中暗暗惊喜,原来那卢雪拿走的是最上面那张,也就是之韵写的,而章之寒写的则是放在了最下面,也就是还在之韵手上。

  卢氏很不高兴被之韵打断:“这里哪有你嘴的份儿。”

  之韵看看章之寒涨得通红的脸,心想此时可不能怕事,否则章之寒就要倒霉了,于是说道:“侄女也是为了卢姐姐的名声着想,恐怕卢姐姐手上那份是我写的,不是哥哥写的。”

  “什么?”卢雪下意识看看手中的纸。

  章之寒连忙上前拿过来一看,脸上出放松的笑容:“不错,这并不是我的字迹,母亲,父亲是认得我的字迹的。”

  要不要拿到章其昭面前对证?章之寒此刻立刻有了底气。

  卢氏一听此话,也是有点踌躇,看看卢雪,卢雪心里也有点虚。

  这时,之韵连忙又道:“那我在屋中练字,随手写了几句,想必是姐姐误会了。”

  卢雪饶是脸皮厚,此刻脸也涨的通红。

  章之寒此刻寒下脸来:“母亲,秋试快到,孩儿感觉还有颇多需要请教老师的地方,想明就回书院,至于二妹妹的生日,孩儿不会忘了送一份礼物,孩儿先退下收拾行李。”

  说完,便大踏步走出去。这个嫡母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将自家侄女这样给自己。

  卢氏气的将纸扔在地上,却不说自家侄女不对,而是说之韵:“你这丫头怎么什么都瞎写,若是落到男子手上怎么办,跟你说了多少次,我们章府最重声誉,还有,以后不要老是着你大哥,让他好好读书。”

  说完,便带着章之月和卢雪气冲冲而去。

  之韵有点石化,这些话真的是对她说的么,怎么字字都是对卢雪的写照,真是倒打一耙。

  冬梅有点担心道:“姑娘,今又得罪人了。”

  之韵微微一笑,是祸躲不过,今之事,虽然得罪了伯母,但是却得了一个哥哥,那个伯母,就算今不得罪也从来没有当她是亲人吧。

  兰却是拍手叫好:“姑娘,你今天太威风了。”那卢雪的丑态她是见过的,把大少爷为难成那样,哪里像个淑女,一点也不配大少爷。

  “咦,怎么桌上的翠玉珠钗没了?”秋菊叫道。几人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之韵叹了口气道:“算了吧,刚才人多,估计又是谁顺走了,这个以前没有带过,没有人知道是我的,被偷了也就是失点钱财,倒不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像上次的耳环是好些人都见过的,所以才惹出来猴面兰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谁陷害她。

  宋姨娘手里攥着翠玉珠钗,心里乐开了花,今可不亏,既看了热闹看了主母出丑,又顺着了这价值不菲的首饰,真是一举两得。哼,那个大姑娘,一个守财奴一般,还不让她沾了便宜。

  卢氏回去后则是大怒,今太没有面子了,这庶子没成功拿捏住不说,还陪上了侄女的名声。于是,下令各婆子闭嘴,不许将此事传出。

  有了这事,倒不好再让卢雪如此明目张胆的接近章之寒,只好先沉一沉,待以后再慢慢筹划。
上一章   穿越为炮灰嫡女   下一章 ( → )
带个郎君回现神算娘子,掐吾家小妻初养穿越美满人生回到三国的无穿越胤禛福晋唐砖万金官奴痞妃快逃,萌女配东施翻身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紫落沙著作的穿越小说《穿越为炮灰嫡女》第32章及《穿越为炮灰嫡女》最新章节第32章在线阅读,《穿越为炮灰嫡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