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为炮灰嫡女 第31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为炮灰嫡女  作者:紫落沙 书号:43195 更新时间:2017-10-21 
第31章
  卢氏终于和章之月从娘家回来,不过,除了她们以外,还带来了一位姑娘,已过了及笄的年龄,长相尚可,略有一点娇媚之气。

  晚膳时,卢氏解开了这位姑娘的身份,原来是她兄长的女儿,名叫卢雪,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便托她代为寻个好亲事。

  卢氏却把主意打到了章之寒身上,一来,这样就不用给太多彩礼,给她闺女章之月留下更多嫁妆,就算给了彩礼,也自然是到了自己家里。二来,有自己的侄女帮着看住章之寒,自然是得心应手。

  卢氏特意将公子姑娘们都唤了来,用饭的时候对卢雪很是慈爱,屡次夹菜,还一个劲夸卢雪有书香门第的气质。

  照之韵看来,那卢雪倒是有几分卢家的小家子气。

  “之寒,雪儿在家时很喜欢读书,你若有空也可指导她一二。”卢氏对一旁的章之寒说道。

  刚从书院回来的章之寒稍微沉默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母亲,最近要忙着秋试,恐怕没有时间,月儿芳儿,还有芸秀妹妹的文采均是很好,表妹平常和她们一道,想必可以互相促进。”

  卢氏脸上便有几分不悦:“你这做表兄的,怎么这么点事还推三阻四,月儿虽然有文采,哪里比得上你这秀才呢。”

  卢雪偷眼看看章之寒,面色微红,只觉得这表哥长相清秀,又有文采,真如姑姑所说,是个好夫婿的人选。

  章之芳和柳芸秀低着头,脸上却出不屑的神情,卢氏打的什么主意,她们都看出来了。

  之韵看看章之寒,再看看卢雪,觉得卢雪真是配不上他,就不知道这兄长能不能抵挡住嫡母的压力了。

  这时,章其昭发话:“之寒说的也言之有理,如今秋试最为重要,至于其它的,以后再说。”

  章老爷还是知道轻重的,这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以后家族就要靠他来撑着,因此功名是最重要的。

  卢氏自然知道功名重要,只是,若真是高中,哪里还轮得上她侄女。

  饭毕,卢氏将卢雪安排在离凌云阁最近的慧烟阁,方便她探访章之寒。

  章之寒哪里不知道卢氏的意图,只是无奈,想着女子行动一般都要知道礼数,只要自己以后避让着一点也就没事了。

  难怪在书院呆的好好的,却被卢氏通知家里有事回来,还嘱咐他多呆些日子。

  如今,他也不好立刻就回书院。

  想起有丫环玉钏告诉他,前几之韵的生日刚过,章之寒便带着一幅画和林轶白买的一串绿松石的手链,便前往沁雅轩。

  慧烟阁那边,卢雪已经收拾停当,卢氏特别给她一个身边得力的大丫环翠红,以方便监视章之寒。

  那翠红倒是个伶俐的,这边章之寒刚去沁雅轩,翠红就得知消息,告诉卢雪。卢雪怕章之寒过几又回书院,再加上自己与章之寒还不太,不好直接单独去凌云阁,于是便赶紧不放过这个和章之寒联络感情的机会。

  这便带着一盒从家里带的点心向沁雅轩走去。

  沁雅轩。

  见到章之寒,之韵微微惊讶,却也很高兴,因为章之寒一去书院,已经数未见。

  章之寒拿出画卷和绿松石手链,递给之韵:“听说前几是你的生辰,哥哥在书院,回来特地补上。”

  之韵将画展开,却是一幅桃树上画着一只黄鹂,颜色鲜,生动活泼。

  “谢谢哥哥,画的真好。”之韵笑着看那画,这章府里,也就哥哥记得她。

  又看看那手链道:“哥哥还买了手链?”

  章之寒却神秘的笑了笑,摇摇头,想了想两人既然未来也是夫,说破了也没有事:“这是轶白买的。”

  “噢。”之韵脸红了红,立刻便明白了,赶紧将手链收好。

  “韵妹妹可在。”门外传来卢雪的声音,紧接着她便和翠红走了进来。

  章之韵很是惊奇,这卢雪应该是刚收拾好吧,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而且她不是应该先去别的地方,怎么会先来自己这最不受待见的大小姐这里?

  就算探访,不应该明天再来么。

  之韵努力挤出笑容:“雪姐姐,怎么没有休息,路上都累了一天了。”

  卢雪早想好说辞,便端过来点心:“这是我昨在家里做好的点心,怕明不好吃了,特地给姐姐先送来。”

  之韵看了看,原来是绿豆糕,恐怕放个十是没有问题,哪里需要这么着急。

  这时,却听见卢雪道:“表哥,你也在这里?”

  章之寒一直站在进门右手靠后一点的位置,卢雪进来时应是看不见的,如今要看见也得转过身才知道他的存在。

  看卢雪才进门就能准确得知章之寒在这里,之韵心里才有了底,原来人家是冲着这个啊。

  之韵心想,给女主做垫背的也就罢了,给同是炮灰的卢雪做垫背的,没门。

  便道:“雪姐姐,你可先去老太太那?”

  卢雪一愣道:“怕老太太安歇了,就没有过去打搅,明再去。”

  “那二妹妹三妹妹那里呢?”之韵又问道。

  卢雪心中不悦,心想若不是章之寒在这里,谁稀罕到你这里来啊,东问西问,阻碍她和章之寒说话,便道:“韵妹妹是府里的嫡长女,自然是先倒这里,却不想正碰上表哥,真真是巧呢。”

  章之寒听见之韵这么问,便明白她是提醒卢雪怕是知道自己在这才来的,心中也是厌恶,便想离开。

  却见卢雪连忙说道:“表哥,这幅画可是你为韵妹妹画的?真的是栩栩如生,雪儿真是羡慕韵妹妹有这么一位好哥哥,不知道表哥什么时候能为我画一幅。”

  章之寒有点尴尬,道:“如今学业繁忙,待秋试以后再说吧。”

  卢雪明显有点失望,随即却又道:“那表哥可要注重身体,学业虽然重要,却也要多休息才好,不如,我以后每为表哥煲些汤水,也好给表哥补补身体。”

  之韵就那样站在一旁看着卢雪旁若无人的向章之寒示好,只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出去才是,可是这里的确是自己的房间啊。

  章之寒也觉得越来越不像话,干脆说了声告辞便匆匆离去。

  之韵呆呆看着一脸失望的卢雪,讷讷道:“雪姐姐还要坐会儿么?”

  卢雪心想这大姑娘果然像个呆子,刚才也不帮她多留一会儿章之寒。姑姑很讨厌这个侄女,既然章之寒走了,自然也就没必要继续讨好了。

  那盒点心还放在桌子上,卢雪便又将它拿起道:“妹妹怎么还没有打开吃,看来是不喜欢,我下次再做些好吃的给妹妹。”

  说完便窈窕而去。

  之韵有点傻了,见过无的没见过这么无的,真是过河拆桥啊。

  “这个表小姐,可真是小户人家出身。”夏荷一直在旁边,简直震惊了。

  次,之韵刚用完早饭,便看见凌云阁的玉钏气吁吁的跑了过来,一边气一边说道:“姑娘,快,您快去凌云阁,那个表小姐一大早就去找少爷了。”

  之韵愣了愣,没有想到那个卢雪可真是执着。

  玉钏见之韵不说话,着急道:“姑娘,您一定得去,要不然少爷可就惨了。”

  之韵原本不想管这闲事,可是章之寒是这府里对她唯一好的人,以后又是章府之主,于情于理都应该管。

  “走。”之韵便让玉钏先回去,自己随后就到。

  刚站起身,却又觉得如此过去不太妥当,也不好赶走卢雪。

  于是叫过兰,如此这般一番待。

  兰到得凌云阁,玉钏一见只有她一人,脸的焦急:“你家姑娘怎么不来?”

  兰笑道:“没事,姑娘都吩咐好了,我只管进去就行。”

  说完,跟着玉钏走了进去,便看见章之寒坐在书桌旁,卢雪在一旁,端着一碗粥,拿勺子喂章之寒,身子都快要贴到他身上了。

  章之寒目不斜视,端坐于桌前,两颊却隐隐出现汗水,毕竟还是年少啊。

  兰心惊,这卢雪的做派,哪里像是大家闺秀,倒比那些姨娘还要大胆。

  看见兰,章之寒大喜,连忙说道:“咦,兰,你怎么来了?”

  兰见他一派急切地模样,暗暗好笑,道:“少爷,您怎么忘了,昨说好的,姑娘觉得你的画画得好,请你今去指点她,您可是答应的好好的,可不能耍赖。”

  章之寒腾的站起来,差点撞翻卢雪的碗,他兴奋得说道:“不耍赖,不耍赖,这就去。”

  说完,便像风一般走了出去,直奔沁雅轩。

  卢雪在书房重重的摔下碗,气得直跺脚,这个章之韵,每次都坏她的好事。

  章之寒到了沁雅轩,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之韵说道:“妹妹,你可算救了我。唉,我早上对母亲说要去书院,哪知道她却说过几便是二妹的生日,让我再多留几。”

  “伯母这可是——”之韵叹了一口气,却不好再往下说。

  章之寒自然不是傻子,主母打的什么好算盘他是知道的,到底不是自己的亲母,有没有长远见识,才会找自己的侄女。本就没有好的出身,如今见本人如此孟,章之寒哪里还愿意要。

  “来,既然来了,便教你写写字吧。”画画太费神,之韵本也不是真的想学,只不过是做个借口而已。

  之韵随手拿起一本书,便指了一首诗,章之寒便写下,让之韵学着写,便看她写,便指点一二,到最后一张,已经有一点风范了。

  之韵觉得有点累,便放下笔休息。

  这时,兰快步走进来,一脸夸张的表情,旁边也是一脸夸张表情的玉钏。

  “怎么了?”章之寒和之韵齐声问道。

  玉钏哭丧着脸道:“表小姐又来了。”

  章之寒吓得抖了抖,之韵也觉得这卢雪实在是太神奇了。

  果然,看见卢雪笑的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盘小点心,之韵很怀疑是不是昨晚拿来又拿走的那一盒。

  “表哥,刚才你都没有吃饭,我怕你饿着,特点送了点心来。”卢雪说完便径直上前,玉钏机灵,赶紧上前接过道:“多谢表小姐,不劳烦您了,奴婢来就好。”

  卢雪一不留神被玉钏抢过了小盘子,眼中是恼恨。

  章之寒此刻倒不像刚才在凌云阁那般紧张了,至少之韵还在这里,不怕卢雪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表哥在写字呢,有空也教教我啊?”卢雪看看桌上的纸,说道。

  章之寒道:“女儿家还是学学女红吧,我是看韵妹妹小时候便没有人教,所以才指点一二,表妹你出身书香之家,哪里需要我来教。”

  之韵有点幸灾乐祸,这话可是卢氏说的,什么书香门第啊,小门小户也就罢了,只是看柳芸秀,外表还是很端庄的,哪里像卢雪如此做派。

  这时候前院却有丫环来报,说是杨惠和兄长来章府了,请章之韵一叙,这下子,之韵定然是要去的。

  只是——

  章之寒比之韵还要紧张,想到杨建也来了,便说:“我也去,好久没和杨兄一叙了。”其实,他和杨建并不熟悉。

  卢雪见两人离去,愤愤不平,瞅了一眼桌上的纸,便随手顺走了上面的一张。

  回到慧烟阁,心里发愁,若总是这样,怎么能得到章之寒的好感。于是便又去慧欣阁找章之月,都是表姐妹,想必之月会帮她一帮。

  到了慧欣阁,章之月正在准备生日那的行头,见卢雪一脸落寞的走来,便道:“表姐,你怎么了,有人敢欺负你?”

  卢雪更是委屈,章之月大怒:“果然有人欺负你,这章府竟然有人敢欺负我娘的娘家人,不想活了么!”

  卢雪道:“还不是那无父无母没有教养的章之韵,总是着表哥。姑姑跟我说过,要多和表哥亲近,可是,她总赖着表哥,我哪里有机会。”

  章之月哼了一声:“这个家伙最讨厌了,在外面勾引杨大哥,在家里又赖着哥哥,真是水性杨花。”

  就连她这个嫡亲妹妹,也没有见章之寒怎么和她亲近。

  卢雪听到杨大哥,连忙问道:“刚才夫人让人传话给之韵,说是杨家兄妹来了,可说的就是他们?”

  “是啊是啊,他们来了,怎么没人告诉我?哼,莫不是章之韵又想干什么?”章之月很生气。

  其实,哪里关之韵的事啊,卢氏不想让章之月瞎跑而已,至于章之韵,她才不在乎呢,既然杨惠想和她玩,自然便叫了。

  其实还叫了柳芸秀,只是柳芸秀对杨建却没有什么感觉,便推说身体不适没有过去。

  章之月一听杨建也来了,便快的跑到正厅,卢雪想起章之寒也去了,于是便也跟着而去。

  正厅中,杨建见柳芸秀没有来,心中很是失望,自那威远侯府兰花诗会后,柳芸秀声名大震,杨建只觉得虽然柳芸秀并不是高门贵女,却离她越来越远。

  章之寒既然来了,便与杨建攀谈起来,一谈之下,虽然两人文武有别,但是却似乎有共同关心的时事,竟然相谈甚

  卢氏不想和小辈们过多谈话,便找了个借口,回房里歇息。

  杨惠说道:“哥哥,今天天气好,不如,你和章家哥哥带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两家哥哥都在,出去倒也说得过去。章之寒想想留在家里也是担心卢雪纠,再则也很久没有出去了,便欣然同意。

  哪里知道,刚走出正花厅,却见章之月和卢雪跟了上来,章之月道:“哥哥,你们要出去玩,要带着我。”

  杨惠一看到章之月,想起上次在威远侯府陷害之韵的事情,很是不屑,别过脸去。

  章之寒却不能不应,只是,看看她身后对着自己不停暗送秋波的卢雪,心中却是暗暗叫苦。

  虽然杨惠不怎么搭理章之月,但是她却似乎并不介意,只是稍微站的离杨建近了一点,小声道:“杨公子,好久不见了。”

  杨建有点奇怪的看着她,跟她不是很,便只嗯了一声。

  又看过之韵,虽然疑惑之韵怎么老是怕见到他似的,但是想起来柳芸秀那次跟她说过之韵身世不好等等,想必柳芸秀是希望自己多关心之韵的,多好的姑娘啊,杨建心中对柳芸秀更是敬仰,顺带着对之韵印象也好。

  便笑着对之韵道:“韵姑娘,上次那礼物可还好?”其实,他都快忘了那天买了什么礼物,但是还记得给柳芸秀的礼物,其实,心里头却是想知道柳芸秀是否喜欢那礼物呢,如今见不到柳芸秀,见到之韵,就像找到替代品一样。

  不过是句寒暄,章之韵、章之月、杨惠均是脸色一变。

  章之韵变是因为说起那耳环,真是一部血泪史啊,到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呢。

  杨惠脸色变时因为痛恨自己忘了跟哥哥提到威远侯府的兰花之事,哥哥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章之月变则当然是因为自己主动跟他打招呼,却只得一句嗯,而他却主动对章之韵示好,还提及礼物。
上一章   穿越为炮灰嫡女   下一章 ( → )
带个郎君回现神算娘子,掐吾家小妻初养穿越美满人生回到三国的无穿越胤禛福晋唐砖万金官奴痞妃快逃,萌女配东施翻身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紫落沙著作的穿越小说《穿越为炮灰嫡女》第31章及《穿越为炮灰嫡女》最新章节第31章在线阅读,《穿越为炮灰嫡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