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为炮灰嫡女 第30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为炮灰嫡女  作者:紫落沙 书号:43195 更新时间:2017-10-21 
第30章
  卢氏对之韵又惹事感到很是不,回府后只说让她自行解决,若是七内没有解决,那便带着丫鬟前去威远侯府赔罪。反正,她是不会去受这个气的。

  章之月见之韵吃鳖,高兴得蹦蹦跳跳,倒也懒得再捣乱。

  柳芸秀惊险逃过一劫,心中却有点埋怨之韵给她惹了祸,好在她够机灵,将祸事化了。

  章之芳喜忧掺半,喜的是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人受了罪,忧的是如果自己的身份不解决,如果别人还总是拿姨娘说事,她未来的路要如何走。

  卢氏回府后便收到一封家书,说是娘家有点事请她回去,便收拾收拾带着章之月回了京郊的娘家小住几天。

  临行前,有管理府内小姐事宜的婆子想起来,次便是章之韵的生辰,可是主母却回娘家,便请示明要如何。

  卢氏一听,冷笑了一声道:“过什么生辰?明早上送一碗长寿面即可。惹了这么大的祸事,也不知道会不会耽误老爷的前程,都是我替她兜着,否则老爷不知道要怎么发火。”

  婆子连忙恭维:“可不是,到哪里去寻您这样好的伯母,她一个无父无母的,您肯收留她,把她当小姐看待,真真是难得。”

  卢氏更装模作样了,笑道:“那是,我可是书香门第的出身,哪里像她娘一介武夫出身。唉,那明再加一个荷包蛋吧,若是她不懂事执意要闹,你便说主母家中有急事,明年再补吧,反正明年及笄总是要办的。”

  婆子应声。

  次清晨,婆子果然送来一碗加荷包蛋的长寿面,说是夫人记得小姐的生日,只是娘家实在有事,只好从简,待明年再补办。

  婆子是个伶俐的,任这大小姐怎么不受主母待见,但是大少爷却给面子,也不敢太得罪,是以话说得好听些。

  之韵谢过婆子,待她走后,望着那长寿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府里可真是太瞧不起人了,姑娘的生辰,竟只得一碗面而已,连下人也不过如此。”任冬梅平里如何沉稳,见到章府对主子这样,也是气不过。

  兰在一旁便有点哽咽:“都是怪我,给姑娘惹了祸,要不然她们也不敢如此慢待姑娘。”

  之韵摇摇头,此事如今看来,是有人故意陷害,而且定然是章府的那三个姑娘。不过,如今当务之急,是要解决从哪里再找到一株猴脸兰。

  “兰,冬梅,你们随我一同去找刘管事。”之韵说道。因为兰对兰花多少有所了解,所以让她去。

  兰便抱着那株被坏的猴脸兰,外面又罩了一层布,怕被人看见又无端惹出祸事。

  三人便出门坐上马车,前往景盛街的秀丝坊,因为提前知会了刘管事,让他在那里等着。

  下了马车,之韵三人的脚步停留在一家外表绚丽的店铺前,一时有点踌躇,往旁边看了看,又没有熟悉的那个破旧的牌子。

  “这是咱们家的店铺么?”之韵小声问冬梅,眼里充了疑惑。

  冬梅犹豫了一下:“是吧。”

  这时,爬出来一个伙计,欢乐的招呼道:“姑娘来了,快点进来,刘管事早已恭候多时了。”

  这个伙计正是郑怀,此刻睁着桃花眼微笑着看着之韵。

  兰不像冬梅,她是头一次见到郑怀,当时是立刻便被这厮惑住了。

  冬梅见兰也像秋菊上次那般丢人,便推了她一下,兰这才醒悟:“这是伙计?”

  这伙计也太好看了吧,果然伙计一出来,旁边便有几个姑娘羞羞答答的过来,装作是要买布。

  之韵鼻子,摇摇头,有伤风化啊,有伤风化啊。

  之韵走进店里,刘管事连忙将之韵让到里屋,道:“姑娘,今是你的生辰,那些老家伙都希望姑娘能去茶庄,为姑娘庆祝一番呢。”

  兰和冬梅本就对早上那一晚长寿面耿耿于怀,听到此话,均是眼眶一红,还是这帮旧臣自惦念着姑娘,以前在琅城的时候,京里这些管事也是每年生辰时都送些礼物,倒是章府,从来不曾记得这些。

  之韵道:“过不过生日的倒无所谓,我现在却有一桩难事要请刘管事帮忙。”

  说完,便让兰将那猴面兰拿了出来,将那天的事情说了一下,刘管事沉了一会儿道:“姑娘,此事恐怕还要去找那帮老家伙,这种花草之类的风雅之事,他们最是了解,或许能有办法。”

  之韵想想也是,不过既然来了,还是要问问布铺的生意:“刘管事,我看这秀丝坊的生意比以前好多了,铺面也大不一样。”

  刘管事笑了笑,将本就躲在门口往里面瞅的郑怀叫了出来:“姑娘,要说秀丝坊如今却是增不少,这伙计的功劳很是大,所以说啊,我就说姑娘最是继承了小姐和姑爷的天赋,还有咱们老将军的博大怀,慧眼识人,收留了这小伙——”

  “嗯,刘管事,好了,这些就可了。”之韵连忙阻止刘管事,唉,人的习惯一旦形成,难以再改变啊。

  郑怀见刘管事夸自己,倒也不避讳:“姑娘,小的不过是又新进了一些时兴的花样,又作了些宣传,这生意自然就好了起来。只是,那些陈布却很难卖掉了。”

  之韵点点头,那些旧布靠卖的办法恐怕难了。不过看着郑怀那勾人的相貌,之韵还是提醒道:“不过,我还是要说,这开店,货好才是本,切不可使些旁门左道,尤其是用美招揽客人——”

  说完看了一眼郑怀,郑怀听了一脸的苦笑不得。

  郑怀又拿出一个包裹道:“得知今是姑娘的生辰,小的因为常进货的缘故,对这时兴的衣物也有所了解,不知道上次送的姑娘可不可心,今又做了一件,祝姑娘生辰快乐。”

  兰手快,便将包裹打开来,却是一件浅粉红色的上衣配蓝白色的裙子,银丝边,领口和袖口都绣有连枝花纹,比上次的那件更要好看。

  “啊?太好了,姑娘,这才可不能再让三姑娘给骗了去。”兰嘴快说道。

  郑怀眉头一皱:“骗了?上次那衣服姑娘没有穿成?”

  兰正要张口,却被之韵阻拦。

  刘管事在一旁看着郑怀献殷勤,酸酸的说道:“小伙计对姑娘家的喜好倒是明白的很,姑娘,这可是他自己置办的,人家可不一般啊,这么贵的衣服都置办的起,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的。”

  刘管事似乎话中有话,看着郑怀也是脸色变幻莫测。

  之韵此刻倒并没有深想,只道:“闲话少说,先去茶庄,搞定这猴面兰的事再说。”

  刘管事瞅着郑怀似乎还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道:“罢了,到了茶庄让那几个酸秀才跟你说吧。”郑怀瞅着刘管事,只是微笑。

  于是,众人便往茶庄而行,虽然不在城内,倒也不是太远,一个时辰后便到了茶庄。

  整个茶庄占地百亩,此刻正是小芽初,一眼望去,一片绿油油的,间或还有几片果林和花圃,色彩缤纷,顿时让人忘了几分烦恼。

  “姑娘,今年的明前茶已经采摘好,就等着姑娘来品尝呢,请姑娘移步茶楼。”刘管事说道。

  之韵随着刘管事来到一旁两层楼高的茶楼,刘管事所言非虚,这茶楼的气派真的是不输给城里的任何一家。

  今里,为了接之韵,茶楼并没有接受客人的预定,而这里也是不接受散客的,所以,今并无生意。

  大厅中已经摆好了两拍茶几矮凳,中间那张却是留给之韵的。

  之韵连忙欠身让道:“众位伯伯叔叔都是长辈,之韵岂敢上座。”

  刘管事老泪纵横道:“哎哟,姑娘真是如老将军那般礼贤下士,当年在西南大营,论功行赏之宴,老将军竟然让立了军工的将士坐上首,自己却坐到最后一个位置。真是虎父无犬女。”

  之韵很是汗颜,赵老将军是主帅,自然应当作主桌,坐了下首便是礼贤下士,自己毫无公德,他们又不是自己的属下,自己如何好意思坐上座。

  张千等人见之韵知道尊老爱幼,都是微微点头,虽然刘管事说话他们也觉得麻,但是想起老将军的为人,无不唏嘘。

  最后,让了半天,之韵还是坐了主座。

  之韵首先便将猴面兰的事情跟张千说明,张千看了看那株兰花,随即笑道:“此花京城的确只此一株。”

  之韵顿时大失所望,道:“那,有没有办法让它再长出来。”

  张千摇摇头:“便是再长出来,七也是不可能的。”

  之韵顿时皱起了眉头,难道到时候真的要将兰送出去?

  张千又道:“此花虽然在京城买不到,但是在西南的异族里却是能见到的,我就曾经见过,只是,此去西南路途遥远,七来回几乎不可能。”

  之韵听到前面的话还有几分希望,后面的话却又让她坠入冰窖。

  郑怀在一旁听着,心中却是暗笑,谁说这猴面兰京城只此一株?他们镇国公府里便有一株,就连威远侯这株,也是他们送的,这都是上次去西南考察的时候带回来的。

  只见众人都一筹莫展时,郑怀才悠悠道:“姑娘,我刚才仔细看了看这兰花,却觉得似乎家里也有一株,不如,我回去后将它搬来,姑娘便可差了。”

  “好啊,需要多少银子只管告诉我。”之韵一听到此话,如同捞到了救命稻草,赶紧说道,啊,这个伙计真是个福星,要刘管事给他涨月钱。

  刘管事看着郑怀,酸酸的说道:“郑伙计可真是能耐,家里什么都有啊。”

  郑怀只是微笑不语。

  张千看了看郑怀,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又看看之韵,再和刘管事眼神交流一下。

  刘管事心里道,这老匹夫,这个时候要我做坏人,你怎么不说,哼。

  嘴上却道:“姑娘,既然烦心事情已经解决,不如放下心态喝杯茶,今到底是姑娘的生辰,我们这帮老人也为姑娘准备了丰盛的菜肴,来人呀。”

  这时,各种菜肴水果都摆了上来。兰低声道:“这才是过生日么,只一碗寿面算什么。”

  郑怀正好听见了此话,若有所思地看着之韵。

  “小子,有些事可想,有些事别想多了。”刘管事看郑怀盯着之韵,说道,提醒他不要觊觎自家姑娘。

  郑怀眯了眯桃花眼,只是微笑。

  张千道:“姑娘,今既是你的生辰,我们也备了一份薄礼。”

  说完,便有人拿过来一个盒子,盒子作的很精致,中间斗大一个粉红色的珍珠,之韵打开盒子,里面是茶叶。

  “这是今年最好的明前茶,姑娘回府以后可以品尝。”

  之韵道:“多谢张叔。”

  不过,这真是过度包装啊,怎么觉得这盒子比茶叶还贵呢。

  下面赵甲一看茶庄已经送上礼物了,当下也不落后,连忙站了起来:“姑娘,我们铁铺也准备了礼物。”

  说完,也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不过这个盒子便不如刚才那个豪华了,之韵顿时心安了一点,待打开盒子,却是吃了一惊,真是豪华啊。

  之韵看着盒子里的东西,又是想笑又是想哭。

  原来,里面是一把小锅铲,只是这个锅铲太不实用了,因为上面嵌了太多的珍珠玛瑙,把手顶端还象征了一个细黄金链子作挂链。

  “我们自上次姑娘启发,觉得不能只会做兵器,所以便钻研了如何做锅铲,你别以为这锅铲花哨,其实还是可以炒菜的。”

  兰和冬梅已经快要忍不住笑了。

  一阵欢乐过去,张千便频频向刘管事使眼色,刘管事犹豫了一下,道:“姑娘,今有一事需要姑娘做定夺。”

  “啊,好啊,什么事情?”之韵今非常高兴。

  刘管事看了一眼郑怀,道:“不知道姑娘能不能让我辞退了郑怀这小子。”

  之韵这下子可惊讶了,郑怀总是立功,对这样的员工不奖励反而辞退,实在让人寒心啊,莫非刘管事嫌郑怀太能干,怕他夺了位置?

  之韵连忙道:“刘管事,不管怎样,你这样的老臣子我定然不会弃之不用的,只是,多一些新人也可分担你们的辛苦,郑怀我看还是能干的。”

  刘管事一听之韵这么说,明显误会他了,瞪了一眼张千,哭丧着脸道:“姑娘,你可真是冤枉我了,想我跟随老将军数十载,从来没有二心啊,姑娘——”

  之韵真是怕了,连忙说道:“刘管事,我知道你最忠心了,只是,不太明白为何要辞退郑怀。”

  偷眼看了看郑怀,一脸悠闲,哪有员工担心被裁时的那种紧张。

  刘管事脸色立刻一变,愤恨的盯着郑怀道:“这个小子,来历不明,整天在这里笼络人,尤其是教唆一帮年轻不懂事的人。”

  这时,下首那帮老臣子的儿子们低下了头。

  之韵一片茫然,却也有点明白这郑怀怕是不光做活计这么简单,就说么,这种相貌人才,怎么会甘于在这里做个伙计呢。

  “那,郑怀,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之韵问道,郑怀啊郑怀,不是我不你这优秀员工,实在是众怒难犯啊。

  郑怀一反平时的嬉皮笑脸,此刻正道:“皇上御前一等侍卫叶怀铮。”

  “怀铮,郑怀?”之韵喃喃道,忽然想起什么:“咦,那西北大将军叶怀城是你什么人?”

  “家兄。”叶怀铮道,眼睛晶晶亮地看着之韵,没有想到这姑娘这么快就问到点子上了。

  张千也是怔怔的看着之韵,没有想到自家姑娘如此聪慧。

  “咦,”之韵问道:“那前他从西北回来时,路上有个女子拦截他的马,后来被带走了,那他有没有收下那女子?”

  四周一片哗然,连旁边的兰和冬梅都觉得姑娘实在是太八卦了。

  只有刘管事一如既往的欣赏他家姑娘,姑娘这话看似八卦,其实是出其不意,扰对手的心绪。

  叶怀铮干咳两声:“这个,我这几都没有见到兄长,所以,也不知道有此事,姑娘若是想知道,我回去问问兄长。”

  “嗯,”之韵又道:“那说说你为什么来吧。”

  叶怀铮见总算说到正题,这便道:“实不相瞒,西南边境一直被外族觊觎,尤其是这几年,经常有扰和战事发生,但是那边却缺少对西南情况了解之人,皇上此次派我和兄长协助西南之事,只是我等也不甚熟悉。”

  叶怀铮说着环视了一周,张千等前军师垂眸坐定,那些个年轻人却个个显得按捺不住。

  原来是来挖墙角的间谍啊。之韵总算了解他的意图,心中很是不悦。

  叶怀铮又道:“姑娘,你看,这里都是当初叱咤西南的将士谋士,以及他们的子孙,如今却蜗居于此,值此用人之际,为何不出去做一番大事业?”

  那些年轻人轻声附和着。

  之韵久久不语,半晌才道:“这些都是外祖的老部下,却不是我能决定他们命运的,还需他们自己同意。张叔,你怎么看?”

  张千这时才睁开眼睛,问叶怀铮:“不知道现如今西南谁管事?”

  叶怀铮一愣,声音小了一点:“刘秀将军。”

  张千又道:“你可知当初正是刘家阻拦了皇上派援军,才使得将军孤占大宛城,最后丧命?”

  叶怀铮脸色一变。

  张千又问刘管事:“刘管事,现如今姑娘这几个铺子养不养得起咱们这许多人?”

  刘管事得意地看着叶怀铮:“有姑娘的英明,这些收益养我等绰绰有余。”

  张千又垂目:“姑娘,老将军去了,我等自然追随姑娘,还请姑娘定夺此事。”

  之韵思索了一下,对叶怀铮道:“叶公子,那些辉煌已经是过往,我想外祖定然希望他们以后休养生息,安度晚年,而他们的子孙也能享受他们打下的安宁。”

  叶怀铮怔怔的看着之韵,却头一次从这看着懵懂的姑娘身上看到一种坚毅和护卫。

  他叹了一口气道:“人各有志。既如此,叨扰多时,我便离去了。”

  说完,转身走出大堂。

  唉,优秀员工因为理念不一样而离开,之韵心中还略为有点不舍。不过,好的老板不能阻止员工的发展啊。

  几后,之韵还是收到了叶怀铮送来的猴面兰,之韵便亲自带着猴面兰前去威远侯府。只是,并为见到那荣管事,而是另一个管事收下了猴面兰,此事便算了了。
上一章   穿越为炮灰嫡女   下一章 ( → )
带个郎君回现神算娘子,掐吾家小妻初养穿越美满人生回到三国的无穿越胤禛福晋唐砖万金官奴痞妃快逃,萌女配东施翻身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紫落沙著作的穿越小说《穿越为炮灰嫡女》第30章及《穿越为炮灰嫡女》最新章节第30章在线阅读,《穿越为炮灰嫡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