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为炮灰嫡女 第28章 兰花会群芳齐争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为炮灰嫡女  作者:紫落沙 书号:43195 更新时间:2017-10-21 
第28章 兰花会群芳齐争艳
  威远侯夫人在门口接着各府的贵妇小姐们,看见章府众位,只想卢氏点点头,连忙拉着章之芳的手道:“之芳,今真好看啊。”

  章之芳略带羞涩的低着头,道:“夫人过奖了。”

  虽然衣服从之韵那里得到,但是,首饰却是难以获得,她倒也聪明,让丫环摘了几支兰花,连着珍珠穿起来,在头上围了半圈,倒是显得典雅,和衣服也相配,又与今的主题相呼应。

  “夫人的脚没有事了吧,之芳自幼得了一个方子,对活气郁血都有帮助。”之芳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威远侯夫人。

  威远侯夫人自有御医看护,哪里用的着这方子,只是这一片心意却是不一样。

  她只觉得更喜欢章之芳了,对柳芸秀,那只是一时欣赏,这京城的有德行有才气的女子很多,倒也不稀奇,对章之芳则不一样了,她帮了自己,又这么贴心,自有一种亲切感。

  后面又来了些夫人小姐,威远侯便去招呼其他人。

  她们自有丫环领着到了后花园,里面已经摆放了各各样的兰花,还搭了一条花棚,两侧摆放了许多张桌椅,看来是要姑娘们以文会友。

  所谓什么花会之类的,无非就是给才女们一个显摆的机会而已。

  之韵看到杨惠,便向卢氏说了一声,与杨惠一起,杨惠身边还站了一个略大一点的女子,似乎与她也是相

  “韵姐姐,这是忠勤伯府的小姐王宛玉,她娘亲和我母亲是手帕。”杨惠介绍道,又转而向王宛玉介绍之韵:“这便是我常向你提起的章府之韵姐姐。”

  王宛玉若有所思地看看章之韵,眼中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同病相怜的疼惜,拉过章之韵的手道:“妹妹,辛苦了。”

  这听起来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之韵心中一酸,仿佛这些日子的苦恼便融化在这一句话中。

  王宛玉属于那种长相端庄秀气的人,一颦一笑都让人觉得心里如熨烫过一般,之韵便想她在忠勤伯府里应该受人疼爱,不知道时间艰辛的。

  “咱们去那边吧。”杨惠指了指花园角落里的一处石凳。

  于是三人便走了过去,离着那些小姐夫人们远了些。

  三人在石凳旁坐好,这才正经聊起天来。原来,和之韵想的不一样,这王宛玉虽然是嫡女,身世却也可怜。

  原来,王宛玉的亲娘本是忠勤伯的发,怀着王宛玉的时候,忠勤伯与静安侯的妹妹刘玲结识,并且有了一些有损清誉之事,所以刘玲必须嫁给忠勤伯。原本忠勤伯是有点犹豫的,毕竟有了发,但是刘玲的姐姐是宫中的贵妃,又是二皇子的母妃,自然惹不起,再加上刘家也说了不用休,只过来做平则可。忠勤伯则娶了刘玲。

  哪里知道,初时还好,刘玲还会称王宛玉的娘亲一声姐姐,后来生下了儿子,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先总是找茬,到忠勤伯身边哭诉王宛玉娘亲的不是,后来又利用娘家施加压力。忠勤伯哪里惹得起刘贵妃和静安侯府,最后没有办法,在刘玲的一次构陷后,便将王宛玉的娘贬为贵妾。这在豪门贵族里是很少见的。

  王宛玉的娘几寻死,为了女儿,才苟且活下来,却再也不愿出来了,在府里也不闻世事,只照顾王宛玉。忠勤伯心里也是有愧疚的,有时去看看她娘,回来却被刘玲哭诉,渐渐也去得少了。

  杨惠的娘亲和王宛玉的娘小时候是手帕,只是离开太久了,回来后才知道姐妹竟然遇到这事,也是很气愤,便叫杨惠经常叫王宛玉出来玩,也好过呆在府里受刘玲的气。

  “你们家那两个姑娘很风光呢。”杨惠在一旁说道,瞅着柳芸秀和章之芳在威远侯夫人旁边笑得开心。

  章之月则站在一旁,板着脸,却无可奈何。

  王宛玉到底年级大些,已经十五岁,观察也细致,便道:“之韵,你那庶妹穿的衣服,那布料很是难得,我见过夫人有一匹布还不如这个,那都是贵妃赏的,说是新进贡的。”

  兰这时却忍不住了,道:“她哪里能有,那本是我们姑娘买的,却被她讹去了。”将那天的事大致说了一下,之韵拦也拦不住,只好让她说了。

  杨惠气的说道:“韵姐姐,不是我说,你们府里这几个姑娘,除了你以外,可真是没有省心的。”还有那个伯母,上次她和哥哥去送之韵,却被卢氏反说一顿。

  王宛玉叹了一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己虽然惨,却好在父母双亲都在。之韵却是完全只能依靠章府了。

  杨惠眼珠子一转,又提起了老话题:“韵姐姐,还是那句话,你嫁给我哥哥,就能离苦海了。”

  之韵一听此话就抚额头,连连摇头:“惠儿,以后可别说了,你娘也不会同意的。再说了,跟你们说,我其实也有亲事了。”

  于是,之韵便把和林轶白的事给她们两人说了,只是,叫她们千万不要对外说。

  这时,忠勤伯府丫鬟走了过来,对王宛玉说道:“小姐,夫人唤您,说要您见见静安侯夫人。”

  王宛玉无奈,只好与两人道别。

  “韵姐姐,一会儿还有赏花诗会,你参加么?”杨惠问道。

  之韵连连摇头:“我可不会做什么诗。”就算会也不去显摆,在女主和女配们面前显摆,不是找死么。

  “哦,我也不太会,可是我娘非要我去。”杨惠说道。

  这时,花藤架下,姑娘似乎都在聚拢,像是要开始诗会了,杨夫人也已忙差人来找杨惠,无奈,杨惠也只好告辞。

  “姑娘,你不过去看看?”兰问道。

  之韵摇摇头,她才不过去,免得万一有什么事便伤及她这个炮灰无辜。

  “你不是喜欢看兰花么,咱们便好好看看,你也给我介绍一下,说不出来你可是白看书了。”之韵道,兰平里最喜欢看的便是各种关于兰花的书籍,所以她确信兰应该大部分都能认出来。

  兰顿时大喜,作为丫环,她自然不能瞎走,只能守着姑娘,如今姑娘体贴,要观赏兰花,她自然是很高兴的。

  两人便在这一边一株一株的观赏,那边偶尔听见有人诗,或欢笑声,都与她们无关。诗会倒也没有要求所有姑娘都参加,所以她们两人很自如。

  花架那边后面有一处用白色纱布围起,里面坐着一位锦衣公子,正是周锦荣。今威远侯夫人非把他拉过来,说见一见各府小姐,看有没有看得上眼的。

  周锦荣便坐在后面,倒是可以看见外面的小姐们,看到了姑姑赞誉有加的章之芳,那身气派倒是有嫡女的风范,只是他很好奇,怎么一个庶女穿的比嫡女还要好?

  也看见了柳芸秀,果然比上次从亭子上看,更要真切些,果然是美女,气质如兰,只是,却总不如她戴着帷帽时那种略带蛮劲时让他心动。

  他突然想,那天那个房顶上的小家伙不知道来了没有。

  周锦荣看着小姐们争先恐后的表现,只觉得很是无聊,便看向远方,似乎有两个姑娘在那,时而站起身时而蹲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有点好奇,便悄悄从后面走了过去。原来却正是那天那个女孩,周锦荣心中顿生好玩之意,便回到屋内换了一身普通衣服。

  “这株兰花怎么花和叶子都是绿色,叫什么名字?”之韵指着一朵花苞为浅绿色的兰花道。

  “这是夏兰,花期正好在此时,若是早一点三月时,还有一种叫兰的兰花花苞也是绿色的。”兰说道,之韵一听她说兰便乐了。

  “小姐你别乐,若是在秋天,还有秋兰,冬日里也是有寒兰的,所以说啊,这百花中,兰花是四季都有呢,却总是不和别的花争,你看那牡丹开的娇张狂,所以啊,这兰花真是花中君子。”兰道,眼都是对兰花的热爱。

  “这花真好看,怎么看着有点像——”之韵指着眼前的兰花喜不自胜。

  “像蝴蝶是吧,这就是蝴蝶兰。”兰道。

  没有想到,威远侯府的花会并不想普通的花会那般以花为次,以诗为先,反而真是用心收集了这么多品种的花卉,两人看着眼各种颜色的兰花,渐渐的越往外走。

  “这一株上竟开了这么多粉的花苞,又多株栽种在一起,真是有种花团锦簇的感觉。”之韵道。

  兰接着解释:“这是大花蕙兰。”

  “唉,这兰花往往都开在不起眼的地方,却如此美丽。”兰又感慨道。

  “芷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之韵也很应景,想起了圣人的诗句。

  兰嘟嘟嘴:“行了,姑娘,在这没人的地方显摆什么,怎么不去诗会啊。”

  “嘿嘿,姑娘我只会背别人的诗,却不会自己做诗。”之韵道。

  两人已走到了花圃的尽头,还有点意犹未尽。

  “唉,这就没了?”之韵也有点惋惜的叹道,其实这些兰花品种已经够多了。

  “那边还有更稀有的兰花品种,你们想去看么?”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却在她们背后响起。

  两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之韵却认出这人是那和她在房顶聊天之人。

  “你,原来你在这里当差啊。”之韵指着他道。

  难怪总觉得他气度不凡,原来是威远侯的管事,自然是与普通人家有几分不同的。

  周锦荣一愣,随即看看自己的衣服,微微一笑:“是啊。”

  “真的还有更好的?”之韵问道,有几分不相信,不过她总觉得此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那不是一下就把她带了下去。

  “姑娘,还是算了吧。”兰见是个陌生男子,虽然看起来姑娘认识,却有点担心,毕竟是女儿家。

  周锦荣心想这个丫环真是碍事,于是便看着之韵故意悠悠道:“有没有见过长着脸的兰花?”

  “啊?”之韵对这些花类很少有研究,听到花上还能长脸很是稀奇,连兰这总是看有关兰花的书籍,也是闻所未闻。

  两人心里都的,对视一眼,却并不说话。

  周锦荣心中暗笑,转过身去:“我就要去那里了,你们不想看便罢了。”

  说完,竟然真的走开了。

  之韵和兰对视一眼,连忙跟了上去,想来这里是威远侯府,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之韵记得原著里没有这么个小人物,只要不牵涉女主,她的胆子还是很大的。

  周锦荣将她们带到一处有小棚子的花室,这才故意转头:“哟,你们怎么跟来了。”

  指着不远处的一株兰花道:“你们仔细看看,那花苞上可是长了一张猴脸?”

  这里面的花很多都是从异域中得来,很是稀少,威远侯也是爱花之人,所以将这些兰花单独收藏起来,并没有展示出去。

  之韵两人过去一看,果然那猴脸栩栩如生,便感慨这世间万物无奇不有。

  再看其他的兰花,也各各都是精品,且极为少见,连兰在书上也没有见过。

  之韵只是看看,这花圃也很小,便很快看完了。

  见两人看得差不多了,周锦荣道:“见你喜欢这些,回去以后怕是看不见了,不如,你将它们画下来当作纪念?”

  这话却是对兰说的,兰正有此意,闻言很是高兴,周锦荣便让人送来一套笔墨。

  趁着兰画画的功夫,周锦荣对之韵道:“我们去那边喝点茶吧。”

  两人便在花圃旁的一条人工小溪边席地而坐,之韵忽然有一种前世在校园里坐在草坪上看书的感觉。

  “为什么不去参加诗会呢,那可以让你一举成名,以后也好找个好夫婿。”周锦荣随口问道。

  之韵说道:“第一,我不会做诗,第二,我用不着找夫婿。”

  嘁,姐姐名花有主了。

  周锦荣突然想到她那看着屋下一个人的背影笑,难道那人与她有关系?

  心里莫名其妙的不舒服,又问道:“你是哪个府里的小姐?”

  之韵刚想说,又觉得这男子到底还是陌生人,便闭了口。

  “你不相信我?”周锦荣皱皱眉头,对之韵的态度有点受伤。不知道为何,他总是觉得和之韵很熟悉,有一种想要亲近的意思,只希望之韵也是这般。

  “不是,不过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我就是我,你认得我就好了,何必介意那个代号?”之韵充禅机的说道,心里忽然想起了那个老是和她一嘴禅机的明觉。

  周锦荣顿时被噎住了,转而一笑,点点头。两人便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溪水着,周锦荣忽然觉得心灵很空静,从未有过的安宁。

  那边的诗会已经结束,陈阁老的女儿陈瑾夺得头筹,王宛玉获得第二,柳芸秀得了第三,章之芳并没有获得前三,这也没有办法,学习这种事情,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要靠悟性的,章之芳虽然有前世的记忆,又有原著的指导,也只能预知一部分事情,并不能当个才女。

  心中多少有点失望,不过来时本就没有想过能得名次,更何况,柳芸秀在原著中得了第一(不过场景不完全一样),如今显然已逊不少,倒让她心理平衡不少。

  柳芸秀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比原著中逊不少,这个成绩对于毫无背景的她来说,已经很好了。得胜者还是有奖品的,是威远侯夫人送的一套头面。柳芸秀接过奖品,路过章之芳的时候故意顿了顿,章之芳心里却不屑。

  章之月自然与章之芳站得不远,却以为柳芸秀是对她示威,脸都气歪了。

  诗会后,姑娘们自然是自由活动,夫人们也喝完了茶,自然又是一番夫人和姑娘们的相互认识。

  章之芳因为这出彩的装扮,显得可爱素雅又有贵气,虽然没能得到前三,也是受到了夫人们的瞩目,便有几个打听。

  章之芳暗自高兴,却听见后面背对着她的两位夫人窃窃私语,也提到了她,想是不知道她就在后面。

  “那章府的三姑娘看着倒还不错。”

  “只可惜身份在那里,再说,听说她姨娘这个人可不怎么好,我听说竟然向侄女去讨首饰呢。”

  “再说,那庶女的衣着比嫡女还要华贵,那料子我也只是上次进宫看贵妃穿过,虽然不知道怎么来的,但是也有点不知道规矩了,毕竟嫡庶有别,再怎么受宠也不能越过去了。”

  “那二姑娘倒是看着不太言语,看庶妹越过她去,也不生气,倒是难得的。”有不知情的,一位章之月多好,其实她只是不太认识人,又生两位姑娘比她出众的气,倒是让人误会了。

  章之芳听了,心里一惊,没有想到今自己虽然出彩,可是这身衣服也让人误会,更加上有人评价她姨娘之事,让她的光华逊不少。

  她只将此事都推到之韵身上,若不是宋姨娘去找之韵要首饰不给,若不是之韵的衣服居然这么贵重,她章之芳怎么会被人如此腹诽。
上一章   穿越为炮灰嫡女   下一章 ( → )
带个郎君回现神算娘子,掐吾家小妻初养穿越美满人生回到三国的无穿越胤禛福晋唐砖万金官奴痞妃快逃,萌女配东施翻身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紫落沙著作的穿越小说《穿越为炮灰嫡女》第28章 兰花会群芳齐争及《穿越为炮灰嫡女》最新章节第28章 兰花会群芳齐争在线阅读,《穿越为炮灰嫡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