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为炮灰嫡女 第23章 赴斋宴两女齐出名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为炮灰嫡女  作者:紫落沙 书号:43195 更新时间:2017-10-21 
第23章 赴斋宴两女齐出名
  威远侯夫人此举也是临时起意,一方面是听说今有不少官家小姐前来,想要看看有没有出色的,也好向皇上皇后推荐选秀人选,另一方面也想借此机会找出下午帮自己的那个姑娘。

  卢氏和老太太听到威远侯夫人宴请,都很是高兴,正发愁姑娘们没有见识贵人的机会呢,更何况威远侯夫人可是皇上皇后面前的红人,纷纷嘱咐姑娘们好好打扮。

  章之月自不必说,虽然只住一晚,却带了好几身衣服。

  连章之韵也被冬梅秋菊冬梅着换了一身衣服。

  章之芳却仍然穿着那身黄衫,一来这是她最好的一身衣服,攒了好久才买得起,有时候,她倒羡慕之韵虽然同为炮灰,却从不缺衣少穿。二来她不换衣服,也是为了让威远侯夫人更方便认出她来。

  她特意没有随着大前去,而是找了个借口在估摸所有人都到了,才进入饭厅。

  这也是她思虑过的,若是一早便去了,恐怕厅里哄哄的,威远侯夫人看不见她,就算看见了也是几句话带过,岂能达到效果。等所有人都到了,她再惊出场,必然能让所有人记住,这次来的不乏京中贵妇,名声很快便能传出来。

  正如她所料,待她进入饭厅时,众人已坐定,只等威远侯夫人发话便可开饭。

  威远侯夫人因为治疗及时,已无大碍/

  她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那个姑娘,心中微微失望。难道是先行回府了?下午上完香后,有些官员家眷便回了府,这也是可能的。罢了,以后再从那些先回去的人中打听吧。

  正待要说几句话便开席,却见门口一处亮丽的身影闪过,威远侯夫人微微眯眼,脸上闪过喜意,那身着黄衣翩翩而来的可不就是下午那姑娘。下午只顾着疼痛,没有仔细观察,如今看来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呢。

  威远侯夫人上前几步,抓住章之芳的手:“姑娘,你可还认得我?”

  章之芳装作一惊,又仔细看了看威远侯夫人,这才惊喜道:“你是下午那位夫人,你身体可好了?”

  威远侯夫人见章之芳首先不是问她的身份,而是关心她的身体,心下更是喜爱,牵着她的手径直走到主桌。

  厅中贵妇小姐们均为这变故讶异,纷纷私下里打听这能被威远侯夫人如此看待之人。有认识章之芳的庶女说出她身份,旁边的人更是讶异。

  “之芳?”章老太太本是二品诰命,虽然因为家底一般,与最上层的贵妇际不多,但论资排辈也是能坐在主桌的。

  此刻章老太太看到章之芳居然被威远侯夫人牵着手,笑意盈盈,顿时吃惊不小。

  “哦,章老太太认识这姑娘?”威远侯夫人正要亲自问之芳,却见章老太太出声相叫,想必是认识的。

  “哦,这是我章府的三姑娘章之芳。”章老太太不知道威远侯夫人和章之芳之间有什么,有点犹豫的说道。

  威远侯夫人喜道:“原来是章府的姑娘,怪道如此好人品,今下午我崴伤了脚,真是章小姐为我按摩,之后却不留名,这般人品真是难得,章翰林家教的好啊。”

  下面的贵妇小姐们这才明白是何事,能得到威远侯夫人这般夸赞,心下都是羡慕,便纷纷向老夫人和卢氏夸赞。

  章老夫人自然脸上有光,心里却暗暗遗憾,若是自家的芸秀碰上这机遇多好啊。

  卢氏也是一脸笑意,心里却有点警惕这历来老实的庶女。章之月在一旁恨恨的,撇了撇嘴,再怎么被威远侯夫人夸赞,她也瞧不上这从小被她欺负的庶妹。

  之韵心底微微惊讶,记得应该是柳芸秀搭上这威远侯夫人才对啊,怎么变成了章之芳?也罢,毕竟好些事都与原著不太一样。

  只是,又想起早上章之芳那怪异的表情和话语,心底莫名其妙一寒。

  柳芸秀回想起下午章之芳给自己指错路,若有所思,但是又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归结于之芳运气好。

  这一顿斋饭,各人吃的各有心思,之韵只顾着猛吃桌上的斋菜,心中直呼惊奇,原来斋菜这么好吃,什么素,素鱼,比真的,鱼都好吃。若是见到明远大师,定要告诉他改善一下清远寺的伙食,每次去清远寺吃的不是清水蔬菜,就是清水豆腐,让人难以下咽。

  之韵摸摸肚子,这顿斋菜是自己今最大的收获。

  与之韵的好胃口不一样,章老太太这顿饭是吃的是味同嚼蜡,看着威远侯夫人和之芳的亲热劲,心里很不是滋味。

  见众人纷纷放下碗筷,谈论起对大师禅语的领悟,章老太太突然了一句:“我听说琅城清远寺的明觉大师也是德行很高。”

  威远侯夫人看过来微笑道:“不错,我也听过他的名气,只是,他为人过于低调,甘于居于偏僻之地,一心潜心研究佛理,却很少接见香客。”

  章老太太摇摇头,从怀中掏出小桃符,递给威远侯夫人看,道:“有缘人还是能得到明觉大师的教诲的,这便是我那侄孙女芸秀诚心诚意,专程赴清远寺,感动了明觉大师,才为老身求了这个大师亲自开光的桃符,以保佑老身康健。”

  章老太太故意说的大声,旁边几桌都能听见。

  之韵差点将口中的素吐出来,那明明是托自己的面子,才让柳芸秀沾了这个便宜,被老夫人一说,柳芸秀简直成了神了。

  章之月的嘴巴都快翘起来了。

  卢氏心里也不高兴,若说刚才章之芳出头还能让她这主母沾点光,那柳芸秀可就丝毫不关她事了。

  柳芸秀却似乎毫无察觉,眼眸微垂,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威远侯夫人微微惊讶:“哦,不知道是哪位姑娘?”

  章老太太正等着她这话,便唤过柳芸秀:“芸儿还不过来。”

  柳芸秀乖顺的站起身,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威远侯夫人只觉得眼前一亮,这姑娘真是好姿,尽管一身素衣,容貌不比那宫中的美人差,却多了一分淡雅之气。

  章老太太待柳芸秀走近,接着说道:“我这孙儿,父母早逝,我多次要她来京城好有个照应,我这痴儿却坚持在父母的墓边守三年的孝期,实在是得知老身微恙,挂念之下,才过来。”

  威远侯夫人点点头:“柳姑娘果然知道孝道,不知道小小年纪如何能守得了那份清静,不若早来老夫人这里,也是一样可以守孝的。”

  柳芸秀并不怕这样的问题,当时决定守三年孝期,便是为了将来能够有说道,所以,一切早已在腹中。

  柳芸秀微微一福:“芸秀感怀夫人的善恋,本该早来照料姑,只是,芸秀坚持守孝三年才来,也是有缘由的:

  一来,自古以来,百善孝为先,常存仁孝心,则天下凡不可为者,皆不忍为,所以孝居百行之先。芸秀发肤受之父母,又得其抚养长大,却哀叹没有等到可以回馈父母那一天。所以,区区三年又何妨,也无法弥补芸秀对父母养育不能报答的愧疚之心。

  二来,父母的墓地皆建在青州一河洲边,芸秀也听闻人若是有所牵挂,魂魄便难以散去,芸秀知道父母在时间唯一牵挂便是我,所以,芸秀特意在那河边每弹奏他们生前喜欢的乐曲,以求亡魂得到安宁。

  三来,圣人言,养不教,父之过。可惜父亲英年早逝,无法让芸秀再亲耳聆听教诲,也深恐将来做事失了礼数。所以,芸秀在父母的墓前每清心寡,自然就如同每受到教诲。

  芸秀不才,虽学识浅薄,却也知道最基本的为人,为儿的道理。”

  厅内一片寂静,威远侯夫人脸震惊的看着柳芸秀,不相信这个小姑娘居然能说出这般的话来。

  威远侯夫人连声说:“好,好,老太太这两个孙女真是教的好。”

  章老夫人脸上巍然不动,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章之芳在一旁眼看着威远侯夫人对柳芸秀的喜爱,心中微微叹气,本来以为斋宴要结束了,柳芸秀今不会有机会,没有想到柳芸秀还是发了光。也罢,自己已抢了她一半的运气,便留给她一点吧。

  之韵虽然对柳芸秀这在原著中著名的孝道论有所准备,但是她看书时一向只略看看情节,却不计较细节,所以听到这长篇大论时,还是心有戚戚然。

  难怪是女主,真能装,真能讲。

  卢氏脸上勉强维持着笑容,手却要把帕子拧出水来了。这一晚上真是噩梦连连,她早就坐立不安。

  “娘,我肚子疼,我想先走。”章之月哪里能忍受眼看着两个她不喜欢的人这么得意,这里她一刻也不要留了。

  卢氏更不想留,只是这个时候走却不太好,看着章之月捂着肚子,又心有所不忍,便点点头,低声对之韵说:“你和你妹妹一起先回去。”

  之韵点点头,反正吃了,戏也看了,正好想回去。

  章之月瞪了一眼之韵,便走了出去,之韵也和她一道。

  卢氏待她们走后便说:“韵儿有点不舒服,我让月儿先陪她回去,唉,韵儿小时候身体便不好,可怜这无父无母的。”

  众人便纷纷夸赞卢氏厚道,对侄女儿都这么好,这多少让卢氏得意了一点。

  章之月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娘亲可谓用心良苦,让之韵一同出来,只是怕有人觉得之月失礼数或嫉妒姐妹,这个黑锅自然是之韵背了,而之月又能有一个心疼姐妹的好名声。

  出了门,章之月跟来了丫鬟,便甩开之韵:“韵姐姐,我先行一步。”

  章之韵也乐得不和她一起走,再说了,这次她认得路了,倒也不怕,但是还是稍微绕了一下弯,免得和之月距离太近,又被她说。

  之韵这次可是牢记带着帷帽,嘿,我黑天也带着帷帽,这下你们没有话说了吧。

  她向东边的一处宅子绕了一圈,只要再绕回去,走一条小径,便可到自己住的院子。

  那处宅院稍微大一点,待她绕到东边的时候,路便稍微有点黑,她加快了脚步,路过一个转弯的时候,却突然被人拉到后面。

  之韵心中一惊,刚想要叫唤,那人却从她怀中掏出帕子,伸到帷帽下,捂住了她的嘴。

  那人正是三皇子周锦荣,他晚上无聊,便想起白听到陈阁老等人说起江南盐商案,想听一听二皇子一派在干什么,便潜到吏部尚书的院落偷听,哪里知道没有听到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却被守卫发现,这才避到角落里,正看见之韵带着帷帽走来。

  这时守卫也寻到这来,若是让他们看见之韵,便会对这周围有所留意,是以周锦荣干脆将之韵拉了过来。

  之韵见事情已然这样,思忖了一下,自己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敌人,应该不是专门针对自己的,恐怕只是过路的盗贼,若是自己执意反抗,恐怕反而怒盗贼,让他一不做二不休将自己灭了,倒不如静观其变,也许等一会儿盗贼发现没有危险了,便会放了自己。

  其实她想的倒也不错,只不过这人并不是盗贼,而是周锦荣。

  周锦荣见这小姑娘先是要挣扎,如今却又镇定自若,心中也是佩服,便不再紧箍着她,只等那几个守卫过去。

  趁这当口,周锦荣低头俯视怀里的姑娘,借着月光,发现这帷帽很是眼,再一看,可不就是早上看到的。

  难道这姑娘又是那“芸姑娘?”

  周锦荣连连称奇,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近她,觉得她果然和早上在马车上看到的一样,有一股勇敢之气,只是却隐隐觉得和看到的那美貌柔弱的“芸姑娘”气质不太一样呢,也许这就是她人前人后不一样吧。

  守卫终于走了过去,周锦荣松了一口气,之韵没有大喊大叫,而是镇定地站着不动,倒是帮了他。

  他将捂着手帕的手连通手帕一同收了回来,另一只手轻轻推了之韵一下,便消失在夜幕中。

  之韵只觉得自己被向前一推,便连忙向前急走,也不敢回头再看,直到走回去才放下心来。

  回去只觉得那帷帽甚是不祥,戴着也倒霉,不戴也倒霉,便将它收了起来。
上一章   穿越为炮灰嫡女   下一章 ( → )
带个郎君回现神算娘子,掐吾家小妻初养穿越美满人生回到三国的无穿越胤禛福晋唐砖万金官奴痞妃快逃,萌女配东施翻身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紫落沙著作的穿越小说《穿越为炮灰嫡女》第23章 赴斋宴两女齐出名及《穿越为炮灰嫡女》最新章节第23章 赴斋宴两女齐出名在线阅读,《穿越为炮灰嫡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