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之隐 三.心生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难言之隐  作者:李暮夕 书号:42730 更新时间:2017/9/15 
三.心生
  三心生

  眼前一团雾,紧紧地包裹着她,全身都仿佛被汗浸透了。禾蓝挣扎着,极力想舒展开四肢,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那种滑腻感觉就是身体里凝聚不散。模模糊糊中,她看到自己张开了双腿,上身都被得赤条条,一双温暖手从她脖子慢慢往下探,极挑逗,贴着她肌肤滑进她下面那片从未被人踏足过区…

  禾蓝一个灵,惊醒了过来。

  她大口大口地着气,发现自己还白潜上。室内没有打灯,只有拉开一半窗帘外透进一点月光,像水银一样地板上动着。

  她身上盖了一层薄被,掩地很好,白潜她旁边睡着了。他睡相很安稳,脸颊正好侧对着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幽黑睫有时会扑动几下,刮脸颊上。

  禾蓝舒出一口气,头。近精神太紧张,总是做些莫名其妙梦,还好白潜睡着了。要是被他看出什么,那得有多丢脸?

  她动了动僵硬身子,发麻腿,把被子移了移,小心地盖到他身上。

  白潜蹙了蹙眉,从睡梦中悠悠醒转过来。

  “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吗?”禾蓝有些不好意思。

  “和你没关系,我只是有点口渴了。”白潜笑着安慰她。禾蓝拿起头柜水杯,却发现里面空了,一滴水也没有,她起身道“我去给你倒杯水。”

  白潜点点头。

  她拿着杯子地板上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自己拖鞋,只好光着脚出去。

  厨房里很暗,禾蓝把水瓶挨个摇过去,才发现水都白天用完了,她只好认命地烧水。回来时候,手里杯子只倒了半杯,热热蒸汽扑到她脸上,把她脸染得红扑扑,就像一颗透苹果。

  白潜看着她边坐下来,低头用嘴轻轻吹着滚烫水,脸上神色非常认真,嘴无意间还会碰到杯口,他喉咙就有些发紧,情不自地翕张了一下红

  “好了,应该可以喝了。”禾蓝把杯子送到他嘴边。

  白潜没有接过来,就着她手喝起来。他印她刚才碰过地方,感受着她上残留馨香,就像触碰着她嘴一样。

  有些水从他嘴角渗出来,顺着线条优美下颌滑进衣衫里。禾蓝拿了帕子,低头帮他擦拭。她脸颊近咫尺,雪白肌肤,想让人咬一口。他挑着眼皮,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擦好了他嘴角,她把手帕进他手里,示意他擦擦自己衣襟。

  “…我去洗个澡吧。”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速地离开了房间。

  禾蓝笑着摇摇头,帮他整理着房间里东西。白潜很爱干净,基本没什么垃圾,桌子上东西也没什么好整。

  路过浴室时候,她忽然想起来,他好像没有拿内衣。浴室里水声哗哗响,她喊了几声,却没有人应她,只有一些奇怪声音,似乎还打翻了东西。

  “阿潜,你怎么了?”她紧张地拍着门。

  水声还继续,那些奇怪声音慢慢淹没响声里,一切都平静下来。安静了好长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白潜一手搭门上,赤、着上半身,发丝上还不断滴着水。也许是刚刚沐浴过温热水汽,他眼神有些慵懒离。

  “…阿潜…有没有受伤?”她有些不确定地问。

  白潜目光从她面颊移到她身上“…没事,只是打翻了皂盒。”

  皂盒?

  禾蓝心里有些怪异。

  “我忘了拿内衣内,姐,你帮我去拿一下吧。”他扯开了话题。

  禾蓝回过神来,脸上有些不自然,连忙走开。

  白潜望着她背影,缓缓地靠到冰冷墙壁上,低不可闻地笑起来。他低头去看,间已经疲软、器又高高地、起了,坚硬地像铁一样,说不出地疼。他无可奈何地打开了淋浴,光着身子贴墙面上,气,用修长手指慢慢握住自己*,然后速地挤动着。

  光亮镜面被水汽模糊了一片,他一手急切地安抚着自己火热*,浓重息声和水声奇妙地混杂一起,另一只手伸出去,慢条斯理地抹去镜面上氤氲,一下一下,直到清晰地看到里面自己。少年健美身体,线条优美,肌理分明,根本不是她平时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清瘦…

  禾蓝来到门口时候,正好是重要关头。她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人应她,她加大了拍击力度“阿潜,你怎么了?”

  他仰起头,汗从额头不断淌下,闷哼几声,终于到达了高、,*薄而出,白色了镜面,像油一样滑下来。他用指尖沾着点ye,漫不经心地点镜面上,慢悠悠地涂抹着,就像平时作画时一样,画成她微笑时模样…

  打开门后,他拿过了她手里衣服和子“谢谢。”

  “你真没事吗?”

  他笑意到达了眼底“…我很好啊。”

  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他声音比平时低沉磁一点。

  累了一天,禾蓝回到房里之后,重重地倒上。不知道为什么,阿潜今天有些怪怪。他好像有什么特殊事情瞒着她,她想,自己近对他关心是不是少了点。

  早晨起来时候,身上还有点酸,她趿拉着拖鞋到大厅,桌子上照例已经摆好了早餐。白潜端坐桌子另一头,看到她笑一笑“起来了?”

  她还没有睡醒,头发糟糟地像个鸟窝,眼睛肿肿,蒙地像个小孩子。

  白潜眼底笑意掩不住,用筷子轻轻敲一下盛粥碗“吃吧。”

  这顿早饭吃得很自然,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出门时候,他拖着自行车从院子里出来,翻身上车,回头唤了她一声“一起吧。”

  “你也要出去吗?”禾蓝有些诧异。

  “帮隔壁李大爷送几天报纸,还有,李婶鲜花。”他用手指叩了一下车篮,里面装了两沓厚厚报纸,还有用透明塑料纸包好鲜花,绿色营养钵里。

  禾蓝犹豫了一下,坐到他身后,拉住了车后座车盖。

  白潜回头,敛一笑“抓紧了!”忽然猛地一蹬车,带着她像离弦箭一样飞地穿出堂。禾蓝被吓了一大跳,反地抱住他身。

  他骑地飞,脸旁风急速地掠过,她脸颊紧紧贴他背后,温软柔和,让他不由自主地心旌动。夏日清晨,阳光已经洒了这一代古旧城区。

  警署城东市中心地带,要绕过一带山区。其实,她乘公车话,到了这个地方也要下车,然后爬过这片山区,徒步走过去。

  白潜车技很不错,带着她横冲直撞,一路颠簸,惹得她尖叫连连。等到了警署门口,时间已经不早了。

  白潜把车停一旁,她要进门时候,却叫住了她。他站她面前,轻柔地帮她理了理头发“好了。”

  禾蓝笑了笑,一捏他鼻子“回去时候乖一点,送好报纸和花记得回家,不要外面逗留。”

  “我不是小孩子。”

  两人相视而笑,阳光里微尘都是暖。厉言出门时候,禾蓝站门口和白潜告别,一直笑着和他摇手。

  白潜骑了几米就回头一次,后,作了个“K”手势,骑着车子越过一个山坡,消失可见视野里。

  “今天怎么不坐公车?”厉言意识过来时候,自己已经问出口了。

  禾蓝道“阿潜正好有空,就顺路送我一程了。”她有些奇怪地看他一眼。

  厉言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他不该过问,除了工作上关系,他们只是朋友而已。但是,看到刚才那一幕时候,他心里就是有那么一刺,不吐不。

  禾蓝没有多注意,他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工作时候,他都忍不住看她。禾蓝低头资料堆里整理翻找,神色和往常一样,没有一丝异样。

  “终于找到了。”禾蓝把翻出来一份档案推到厉言面前,用手帕擦着额头上汗“这就是八年前那几个案子。”

  厉言把档案里资料翻出来看了看。这份档案上列出案例和他们这次碰上案子惊人地相似,一些细节甚至一模一样。穿着大红色裙子女孩,长发披肩,画着淡妆,夜深人静小巷、走道或者其他僻静地方被、杀,然后放光全身鲜血,洒上玫瑰花花瓣。

  还有一个重要相同点——这个案子也至今没有侦破。
上一章   难言之隐   下一章 ( → )
诱欢,总裁情迷糊老婆乖乖总裁,这不正索欢无度,老厄运之神的舂天价缠绵,绑身爱,深爱豪门危情,霸神医老婆无爱不做,腹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李暮夕著作的都市小说《难言之隐》三.心生及《难言之隐》最新章节三.心生在线阅读,《难言之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