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光血影 第十九章 神州四凶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迷光血影  作者:佚名 书号:34116 更新时间:2015-5-14 
第十九章 神州四凶
  定远吁了口气,说道:“承四位下顾,张某幸如何之?只是四位大名也可否见告?”

  站在稍后的那名老者“嗤”声道:“神州四杰的大名你也不知?还跑什么江湖?”

  定远连忙将记忆拉起,回忆恩师对自己所道的天下英雄,好象不曾听过神州四杰的名字,不由摇了摇头,说道:“在下还没有听过四位的大名!”

  他说的可是实话,要知邱瑞山成名之时,神州四凶还不知在什么地方?但神州四凶却以为定远是藐视自己,四人脸上都变了颜色。

  原来神州四凶乃是同胞兄弟,老大郑天福,老二郑天禄,老三郑天寿,老四郑天喜。

  他们虽以“福禄寿喜”为名,只是四人出手凶狠,所以才赢得“凶”名,不过,神州四凶也有个好处,就是平常不太爱在江湖上走动,假若一动,必会出手杀人,是故凶名远播,无论黑白两道,都得怕他们三分,但四人和万毒尊者感情莫逆,他们看着徐幽兰长大,所以把她叫为兰兰。

  郑天福哼了声,道:“最近以来,江湖上尽传张定远的事迹,当真是名震武林,怪不得你才敢这么目中无人了!”

  徐幽兰本待替定远说句公道话,郑天寿瞪了她一眼,斥道:“兰兰,你别再多事啦,人家连你四叔叔都不看在眼下,你噜嗦什么?快退到那边去!”

  徐幽兰寒着脸孔道:“三叔叔,他年少无知,你老人家原谅他一次吧!”

  定远朗声道;“徐姑娘,你不必向他们求情,看他们要怎样?”

  郑天寿大笑道:“如何?他不是硬得很吗?”

  跨上一步,当一拳击了出来。

  定远脸色一变,念在他们四人是徐幽兰的叔辈,向旁门了一步,那知他身子刚停,一股劲风撞来,敢情郑天喜也已出手。

  郑天禄大叫道:“张定远你快快还手,老实告诉你,咱们四人无论单打或是群斗,都是四人一齐出手!”

  说话声中,也是一拳击了过来

  郑天福一声暴喝,紧接郑天禄之后也攻了一招,刹那之间,但见拳风四起,无论定远闪向何处,当前都是重如山岳拳风。

  定远一声清啸,单掌一抢,狠狠的发了一掌。

  “嘭”的一声,神州四凶的掌风仍如故袭来,定远被四股掌风合聚之力一震,登时感到口气血翻涌不停。

  他脚下一阵踉跄,不由大吃一惊。

  这时四面的掌风并未停止,定远反手将血剑了出来,身子一旋,血光嘶嘶洒出,片刻洒攻了四剑。

  郑天禄冷然道:“好剑法!”

  他不退反进,左手一钩,右手拳风如千钧般撞了过来。

  其他三人依样画葫芦。定远剑招洒出,被他们四人重重的拳风几乎得没有位置容身,不由心中一愣。

  他万万料不到当前四人出手这样重,惊骇之下,当下猛提一口真气,人已直冲而上。

  郑天寿哼道:“哪里走?”

  身子一旋,早已站好位置等待定远落下来。

  定远暗恨道:“你逞什么强?”一声清啸,血光如雨般洒下。

  郑天寿“呼呼”攻了两拳,仍觉自己四周都是冷森剑气,身子一翻,突听“嘶嘶”之声大作。

  郑天寿虽然逃了出去,但是郑天禄一眼望见他全身衣裳尽成碎片,不由惊问道:“老三,你受伤没有?”

  郑天寿摇摇头道:“没有,他宝剑太锋利,啊!我想起来了!”

  郑天福道:“什么事?”

  郑天寿叫道:“老大你忘啦,最近江湖上传言沙陀派有把血剑在江湖上出现,大概又被这小子得到了!”

  郑天喜见定远刚才一剑将郑天寿退之后,在半空中横掠五尺之后才落地下,骇然道:

  “这小子真是盛名不虚,原来轻功也这么佳妙。”

  定远朗声道:“岂敢,岂敢。”

  郑天喜大怒道:“你狂什么?空中换气,这点本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说话之时,身子一旋,其他三人也跟着而动,刹时又将定远围在核心,但他们四人并没有动手,只是旋转不已。

  转眼之间,他们越转越快,夜蒙蒙之下,只见一道黑影飞旋不停,四下狂风随之大起!

  定远暗暗了口气,心想他们这是什么身法!

  神州四凶疾转之下,根本看不清他们是不是已经动手,定远大感不耐的洒出一剑,那知…

  他剑招未出,忽从脚下旋起一股狂风,竟使得他握剑的手腕一阵颤抖,剑招竟然送不出去。

  他登时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数声暴喝相继响起,一股重似山岳般劲风着地卷了上来。

  这股劲风发的奇怪,要知平常人与人动手,假若甲方要攻击乙方,必须是对准人而发,神州四凶的掌风竟是着地卷起,而且一来就气若万钧,当真武林少见。

  定远心中一紧,他天倔强,硬生生的将剑招一撒,大喝一声,凌厉无比的攻出了四剑。

  这四剑几乎集了全身真力,但见剑幕大张,但在片刻之后,又被神州四凶如山的掌风了下去。

  徐幽兰见此情景,骇然叫道:“四位叔叔,这不关他的事啊!”神州四凶理也不理,狠转狠攻如故,定远连攻数剑,都被他们拦了回来,不特此也,相反,在四人疾转之下,他突然为之头晕目眩起来。

  他手上慢得一慢,蓦听郑天寿一声大喝“嘭”的一拳击来,定远赶紧一提真气,随风而起。

  “叭”一声,他头晕目眩之下一个稳不住身形。笔直跌了下去。

  郑天福大叫道:“这小子受伤了!”

  四人亲电奔去,忽见徐幽兰横在定远面前,一脸凄苦之

  郑天禄轻叫道:“兰兰,走开!”

  徐幽兰摇摇头道:“不,四位叔叔要杀就杀我吧!”

  郑天禄两眼一翻,微怒道:“你这孩子真不懂事,天下美貌男子多的是,你怎偏偏认敌为友?你若不走,咱俩可要代老徐管教管教你啦!”

  郑天喜不耐的道:“骗你们有闲心说这些不相干的话。”

  他大步跨了上来,顺手一扯,想把徐幽兰扯开,徐幽兰正要往后一退,忽然身后有一股柔力将她推过一边去。

  她回头一望,见是定远,不由得惊叫道:“呀!你没有受伤么?”

  定远拍了拍身上的衣裳,说道:“谢谢你,徐姑娘,我还是好好的。”

  郑天福他们睁大了眼睛、朝定远一望,果见他全身上下与刚才一般无二。四人脸上都出现惊讶之

  定远走上两步,说道:“刚才你们用的是什么道?怎么把我转得头晕脑,嘿嘿,我现在总算好过了!”

  神州四凶闻声不大吃一惊,心想我们这种“踪神功”当者披靡,躺下之后半个时辰都爬不起来,这小子怎么只是“头昏脑”而已?

  郑天寿嘿嘿的道:“张小子,你要不要再试一试?”

  定远夷然道;“这个当然!”

  郑天寿大喝一声,一拳揭了出去。

  定远这次已学了乖,目光一扫,果见其他三人正跃跃动,他一声冷哼,抢先出手,一剑将郑天寿罩了进去。

  他这次一击手就是血剑十二式的杀着,郑天寿被他圈了进去,东挪西闪,兀自无法身。

  郑天禄大叫道:“好剑法!”

  身子疾冲而上,一拳自侧边击去。

  定远微晒一声,身子微侧,一缕红光起,只听郑天寿凄厉的一声惨叫,跌出两丈之外。

  众人睁目看时,只见郑天寿左臂齐肩而断,洒向天空血海,郑氏三凶见情都不由脸色一变。

  徐幽兰连忙奔了过去,惊呼道:“你…你…你怎么下这等重手?”

  定远莫奈何的道;“若不如此,在下命绝难苟全,看在姑娘面上,在下只断去他一臂…。”

  郑天喜狂笑道:“好一张漂亮的面子!”

  他愤极之下口不择言,竟把徐幽兰讥讽了一句。

  郑天寿左臂被削断,直痛得全身直抖,郑天福连忙走了过去,倒出些金疮药敷在断臂之睡,说道:“老三你好好休息一下,就凭我和老二、老四,也一佯能把他收拾下来!”

  郑天禄和郑天喜闷哼一声,两人双掌斜分,但见掌心通红,一步一步向定远欺去,脸色恐怖无比。

  定远神情凝重的站在那里,严然一派名家风范。

  他目光一扫,只见郑天禄和郑天喜掌心通红,不由心中一紧,紧了紧血剑,剑尖已自吐出寸余红光,伸缩不定。

  郑天福这次没有跟上,远远站在一丈开外,神色十分凝重。

  徐幽兰再也不敢说什么?见郑天禄和郑天喜向定远欺来,再也不敢说话,默默的向后退了去。

  郑天禄低吼一声,双掌倏然一分,斜身跃起,一记强风疾捣而出,异啸如雷,狠拍而至。

  郑天喜哼了一声,循着郑天禄相反的方向,身如风轮似的一转,其快如电,双掌连连拍向前去。

  定远微晒一声,两眼神光暴,血红光芒一弹而出。

  郑天福大叫道:“两位贤弟小心,切不可贪功抢进,必然会遭到毒手。”

  就在他话声一落之后,突见红光大炽,照到郑天禄和郑天喜脸上!

  紧接着,但听“噗!噗!”两声清响。

  定远一声清啸,剑光摇曳,随之一闪而灭.

  这几下动作当真快的不能再快,看来只有三招两式,其实场中三人已换了五六个照面。

  当人影骤分之际,郑天福见两个胞弟脸色阴沉的站在那里,白发散,也没见他俩用手去理一下。

  郑天福大惊道:“老二,老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郑天禄叹道:“这小子真正了不起,竟然能以真气御剑伤人!”

  他顿了一顿,又道:“我想,他也没有讨到好处吧!”

  郑天福暗暗了口气,目视定远,只见他紧抱血剑,神威凛凛的站在那里,真若天神临凡,看不出有一点受伤的样子。

  他颓然叹了口气,想起自己兄弟走南闯北,打遍天下无敌,不意今竟挫在定远手下?

  他心中登时涌起一阵悲凉之感,喝道:“不必再留这里了,咱们走吧!”

  郑天禄惊叫道:“大哥,难道今之辱咱们就心甘情愿不成?”

  郑天福一把背起郑天寿,喝道:“走!”

  郑天禄和郑天喜愕然的互望了一眼,然后转过头来对定远恨恨哼了一声,如飞跟随而去。

  定远叹了口气,说道:“徐姑娘,若不看在你的面上,我今夜绝不饶过他们!”

  徐幽兰幽怨地道:“他们总是我爹好友,我不忍心见他们害你,但…我也不想见你杀他们!”

  她顿了一顿,又道;“其实,当你最危险的时候,我本可放出三口柳叶毒刀助你一把,但我却狠不下这种心!”

  定远叹道:“徐姑娘,你爹个性怪,想不到你如此善良!”

  话刚说完,突听一声冷声自道旁响起,一条人影悄没声息的掠了上去。

  定远大喝:“什么人?”

  那人没有回答,身形如飞,飘然到了定远面前,没作一声,扬手便向定远脸上拍去。

  定远抬头一望,惊叫道:“噫,原来是你!”

  把头一侧,堪堪躲过那人一掌。

  那人又呼了一声,再度欺身而进“呼呼”连攻三掌。

  这时徐幽兰已看清来人是谁了,狂叫道:“爹!”

  说着便向那人扑去。

  那人怒道:“滚开!”

  左手一拂,将徐幽兰拂退数步,右手一扬“呼”的又是一掌向完远攻了上来。

  定远大叫道:“万毒尊者,你别不知好歹?”

  说罢,向后飘了出去。

  来人脸红肿,一身华服已抓得稀烂,果是万毒尊者。

  徐幽兰叫道:“爹,你老人家好啦?”

  万毒尊者冷哼一声.道:“还不是为了你!”

  徐幽兰甜甜一笑,说道:“爹,我也正在找你老人家呢?”

  万毒尊者沉声道:“天下美男子多的是,你怎么偏爱和这小子在一起?”

  徐幽兰辩道:“爹,人家张大哥为人处事件件光明磊落,水龙神君找我的时候,他还救了我一命!”

  万毒尊者“嗤”声道:“好小子!就凭这点,这小子也敢骂我怪?”

  定远一听,抗声说道:“事实上,以老前辈所行所为,真也离不了怪二字!”

  万毒尊者叱道:“好小子!你竟敢当着我面前说起来了。”

  徐幽兰见爹爹生气,忙道:“爹,他年少无知,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万毒尊者不屑的道:“他年纪虽轻,但也不能算为无知,我若不是看在一路之上他多般保护你,现在我就取他的命!”

  徐幽兰暗暗叹了口气,心想敢情自己和定远一路行来,爹都知道了,那么他对钟兄的无中生有总也该知道了吧。

  定远拍了拍身上衣裳,冷冷的道:“好说,好说,在下岂是怕事之人!”

  万毒尊者“嘿嘿”的道:“这样看来,你莫非也想向老夫领教两招?”

  徐幽兰见两人越说越僵,转眼就要动手,忙道:“爹,他真是个好人!”

  定远两眼一翻,大声道:“徐姑娘,你别替我尽说好话,我并不怕他!”

  万毒尊者冷哼道:“你别以为你的功力了不起,便可在老夫面前放肆!”

  定远了口气道:“在下行事,向不以技人。”

  万毒尊者冷笑一声,道:“好!我到要看你以什么服人?”

  说话声中,一掌削立,快如闪电击了过去。

  定远冷哼一声,左手一圈,右手伸缩之间,突地横横拍了过来。

  “啪”的一声,两人身子俱为之一晃。

  万毒尊者叫道:“果是不错,怪不得神州四杰也不敌而去!”

  他掌锋一牵一引。随之一翻,直撞定远前“风府

  他这一招快极,毫不出一点破绽,定远暗暗了口气,心想万毒尊者的身手果然高人一等!

  定远忖思之中,横掌如刀,硬生生的切了下去。

  万毒尊者大喝一声,他原本用的是直拍之式,这时手腕突然向上一扬,黑夜之中但见一蓬绿蒙蒙粉末弹了出来。

  定远大吃一惊,知道他已用毒,身子平飞而起,双臂一抖,斜斜掠开一丈。

  他心中兀自不服,大喝道:“看你万毒又岂奈我何?”

  万毒尊者不屑的道:“老夫就是不用毒,也能将你收拾下来!”——

  
上一章   迷光血影   下一章 ( → )
神剑山庄圣剑双姝武林十字军断剑情侠仙窟丐影玉剑屠龙离别剑枯骨·美人粉剑金鹰无双剑法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佚名著作的武侠小说《迷光血影》第十九章 神州四凶及《迷光血影》最新章节第十九章 神州四凶在线阅读,《迷光血影(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