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第21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作者:不详 书号:27932 更新时间:2014-3-17 
第21章
  “婶子,你躲不过我的,这辈子我要定你了。”少年语气坚定,他坐了起来,看着她的门褶皱处,像一朵奇异的花,鲜夺目,馨香醉人。

  一夜醒来,那原本淡去的充斥阴影的世界又来了,告诉木兰这是一个充矛盾的灰沉沉的天。身边的儿子尚自酣睡之中,节奏平缓的鼾声曾经那么的使她心旷神怡,而脸上淡淡的茸在光晕下柔和得像午夜的水,攫住了她母爱的心。

  她的内心很不安,很焦灼。她试图压制,但她知道她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平静度过往后的晨光了,这世间又有几人会像自己这样,同时被父亲和儿子以一种不堪入目的方式媾,而自己却竟会油然生出畸形的快

  她知道她被打垮了。

  父亲一早就出去了,说是要在街道附近逛一逛,其实是要在街坊邻居间打听一下消息。那一夜,那个令人作呕的尸体被父亲用一辆板车推走了。父亲用一张旧塑料纸把它包起来,然后独自搬上板车,载走了。他坚持不要自己和儿子帮忙,一再强调要他们忘掉这件事,说是一个人有时要自欺欺人,不要把事情生生的往自己身上揽。而昨天发生的事情,是根本不存在的,要将那段记忆当成一段空白。

  然而,能吗?她从恐惧黑暗转向恐惧光明了。如果可能,她多愿意从此蛰居家中,面对着青春体的儿子,享受超脱生命的生活。可父亲怎么办呢?儿子是否因此背上那种杀人的心魔,从此走在黑暗的圈子里彷徨无措?

  她摸了下自己近乎溃烂的,里面湍着父亲与儿子放,混杂着自己的。在这片小小的紫峡谷,青筋脉脉的凹坑里隐藏着深深地罪恶。在过去的三天里,他们不分夜,二男一女,接受了羞,在放形骸的寻作乐中结成了一体。罪恶长成了一颗芽,开放出了恶之花。这种糜烂的生活只是沦陷于一场无限疯狂的感官麻醉,是一种面临死亡时挣扎的情,因为它是不道德的,不齿于人类的。

  而这对爷孙俩却好像找到了一座宝库,一座绝对美妙的宝库,里面有许许多多令人惊喜的地方,叫他们快活得发狂。他们猛扑过来,尽情地攫取,夹攻过来,此刻,他们之间对于她来说,没有亲情,没有温存,只有那疯狂的永不餍足的发现与渲泻。

  而她,眼睛里闪耀着一种奇异危险的光芒,接受着来自于亲人的一切进攻,好像她也在期待着他们。不仅如此,当他们暂时歇息的时候,她还会挑逗他们,直到有时候,他们也力不从心。她的体内过一股暖,她感到自己张开着,开放着,等待着,就像太阳底下盛开着的花朵,张望着雨的沐浴与施舍。

  她转向他,他的睡姿像晨曦一样可爱,柔软的黑发,淡定的面容,她的体内再次升腾起强烈而执着的望。儿子是她的将来,在他身上找到了深蒂固的安全感,似乎只有融入他的身体里面,才能找到那种若有所缺的慰藉。

  曾亮声其实醒着。昨夜的雨骤风狂其实也是他一种杀人后恐惧的渲泻,在体上放的追逐,尤其是在母亲身上。他知道,他是坠落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境地了。他感到一种无能为力的痛苦,恍惚中自己被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裹挟着,就像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土,在漩涡中旋转、挣扎,而自己又束手无策。

  于是,他把怒火发到了母亲娇弱的身躯上,他要摧毁她,因为,她是原罪。

  母亲温暖的手慰抚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拂着脸上的发,呵出的气息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温馨。母亲是爱他的,在他身上倾泻了全部的精力与气血,可自己又怎能这样对待她呢?良心如刀,切割着他体内的所有器官,他不由自主地呻出声。

  “怎么了,声儿?”木兰关切地问着,此时儿子的眼睛好无,清澈如水,正痴痴地看着她。

  “妈,对不起…”“没啥对不起的,声儿…,是妈对不起你…不该…”“不,妈,你没错…”曾亮声把母亲抱住,两人翻滚在上,木兰宽松的裙子散落开来,出了蓬蓬苍苍的发乌亮,纤毕现,强烈地刺着他的眼。

  “声儿,昨晚你太累了,今天休息一下吧?”木兰瘫软在竹席上,此时,儿子的嘴正她的牝,而那里好脏,正湍着昨夜狂后的残

  “啧啧啧…”除了嗫的声音外,木兰还听见了自己慌乱的呼吸,儿子正把他的手指伸了进去,她微微感到疼痛,不自地把身子弓成一弯彩虹,弧形地展现在儿子面前。

  “真甜…”亮声兴高采烈地咬着母亲股间的那一片,两片红间还渗出黄澄澄的水,腥臊的味道导着他的神经,从大脑直到间的长子。他知道,此时,黄龙待捣,母亲正等待着他的到来。

  木兰一阵的颤栗,股间的刺使得她全身的孔都张了开来,她双腿绷得紧紧的,嘴巴咬着枕头,身子痉挛了数下,一股涅白顿时了出来,尽数洒在亮声的脸上。“声,声儿…我,我丢了…”内向的木兰再次羞红着脸,她赶紧闭上了眼睛,深怕看见这景象,更怕与儿子目光相对。好几次,儿子要与她接吻,她都是闭着眼的,只是吐出舌头来与他,让他尽情地纳着它的舌津。这次,她这么快就来了高,也是始料未及的,似乎经过他们祖孙俩一阵的滥砍滥伐,她的户更加地能够接受异物的侵袭,牝变得多情而感。而自己,却变得更加的了,就连晚上睡觉时,也总是经常不着衣裳,这样方便了他们的进攻,睡梦中,户也会不自出粘稠的涎沫来。

  她唾弃自己,可又无可奈何,命运总是这样的捉弄人。原本纯洁守一的她,在丈夫去世后的不久,就嬗变为一个妇,一个离不开男人的女人!

  少男仍是不依不饶,尽管脸上溅了腥臊的,然而,在他心中早已认为,这是他给予母亲的最好的礼物——让她享受快。他轻轻噙咬着那户上水的突起,双手把玩着房,随意捏拿成任何形状,好像要把它挤出水来。

  他由衷地臣服于母亲的美丽之下,无论是这光洁的身躯,还是玲珑的牝户。

  他迫不及待地提着自己早已生硬如铁的物,深深地捅入了那片水草丰茂的地方。

  木兰红着脸,身躯扭动如蛇,间挤出咝咝的呻,这种压制衬托出她内心的煎熬,火焚烧下,她的双手不自地环绕着儿子的脖子,将他摁在了自己高耸的沟之间“好儿子,妈要死了…你要把妈妈顶死了…”从儿子那天爬上她的肚皮时,木兰就已忘掉了人间的忌,道德伦理是虚妄的,只有眼前的快才是最真实的。只要自己的儿子需要,她又在乎什么呢?牝户的充实,印证着她一向以来最得意的杰作,就是儿子的长大成人。现在,他们母子之间的默契配合,早已超过了丈夫生前,她慢慢地体味着这份丝丝入扣的感觉,嘴里忽而高亢,忽而绵,呢喃着儿子的名字,偶尔也会叫着爸爸。

  亮声随便抓起一块枕头,垫在了她的身下,让她的户更形拱起。然后自上而下的捣,看着击实在她的牝心深处,他一边捣一边看着母亲女人的阵地,牝攻陷进去,随着不断的提拉,绽放如花,像盛开的靡的罂粟花。木兰两眼紧闭,颤抖着娇躯,嘴里发出了阵阵声“不来了,我不来了…你快点…啊,快点…”她不知道,其实她的儿子也快来了。亮声抵入牝内的物每次点到那层花心时,就好像陷入了黑般的漩涡里头,每次都要费好大劲儿才能拔出来,越到后头越是艰难无比。而牝壁的包裹也是要命的,海绵体在如的牝水里浸泡下也是膨得利害,渐渐地,他感到头皮一阵的发麻,这种酥麻感他很明白,这是高到来的前兆。

  于是,他加快了节奏,力度也层层码加,好像不把他母亲的牝捣烂他誓不罢休。突然,他急促的呼吸陡然停了一下,喉间发出了野兽般的低,深地颤抖着,双手紧紧抱着木兰,出了阵阵,点击在木兰的牝壁内,烫得她哇哇颤。

  亮声觉得自己全身在转,这屋子在转,身下发棉的母亲也在转,而屋顶上的天花板似乎要掉了下来,像渔网一般,裹住了自己,这瞬间,他不能动弹了。

  而下的物正在慢慢消融,褪出了母亲紧窄的牝户。恍惚间,他听见了母亲像斑鸠那样发出了咕咕的呻唤。

  他把母亲的脸捧起来,看着她娇的、漉漉的。这像带的玫瑰花一样美丽的小嘴儿微微半开着,又像她两股间粉儿,只不过,粉户里没有这两排洁白晶莹的牙齿,而多了几层折叠的片。

  他突然一阵的感动,抱紧她失声痛哭,他喃喃着:“妈,对不起,我真对不起你…我不是人…”木兰皓臂轻抬,小手儿轻轻地拭去了他的泪水,说:“小傻瓜,别哭…这都是妈的错,一切都是妈的错。再说,再说…我也愿意,愿意这样,永远…”亮声了下嘴,说:“妈,我口渴了,你呢?”“我也是,想喝水。妈起来给你倒。”“不,妈,你躺着就好。我来给你倒吧。”门吱呀一声,开了。

  木兰母子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木濂。
上一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不详著作的热门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第21章及《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最新章节第21章在线阅读,《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