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鬼路五步曲 第二十八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冤鬼路五步曲  作者:Tina Dannis 书号:23627 更新时间:2013/3/2 
第二十八章
  不过半个小时,那人悠悠醒来,杨淙扶起他道:大叔,不好意思,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这样刺你。

  那个人什么都没说,眼神只是紧紧地盯着吴刚英道:你说那个人死了?有证据么?你亲眼看见的么?

  吴刚英从怀中掏出一个小银牌给他看,银牌上雕刻有一幅山水画:去过这个地方不?

  那人脸色一沉:落伽山?

  吴刚英点点头,收回银牌道:我们看见过她的死灵。

  死灵二字一出,那人脸上再无血,眼神立刻黯淡无光,良久疲惫的叹了一口气道:原来你是和尚,怪不得…怪不得…说着,两行浊泪慢慢地从眼眶下。

  吴刚英哭笑不得,刚想分辨他不是和尚,杨淙已经抢着道:大叔,第九间课室的传说是你创造出来的,对吗?

  那人点点头道:不错。唉,那是一个噩梦,一个永远的噩梦。

  吴刚英的好奇心过了分辨心,他也忙抢着问道:传说里说第九间课室是真实存在的,但是我们曾经详细探查过教学大楼的每一层,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闲置的空间,教室的外面就是大楼的外墙。难道第九间课室这个庞然大物,还真的会蒸发了不成?

  那人奇怪的道:谁告诉你们有第九间课室了?教学大楼的每一层都是很规范的,只有八间课室。

  什么?!两人大吃一惊:没有第九间课室?

  那人一拍大腿道:咳,传说的内容里面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从来没有人看到过第九间课室,也就是说,第九间课室在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杨淙傻眼道:是这个意思吗?难道不是说,凡是见过第九间课室的都不是人吗?

  那人摇摇头道:你们理解错了,第九间课室杀人的能力绝对不在于看不看到它,而是在于它具有空间扭曲的能力。

  空间扭曲?!两人再次异口同声。

  那人道:没有错,我创造第九间课室的传说,就是为了提醒人们注意有空间扭曲的情况,第九间课室的本体,就是第八间课室。它们两个是一模一样的,不过是空间扭曲给人类视觉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但是这个玩笑,数十年来,却活生生的剥夺了几百条人命。

  吴刚英忙打断道:等等,第九间课室,啊,不,第八间课室为什么会有空间扭曲的能力?

  那人道:这点我也疑惑了几十年,因为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在最开始建筑这栋大楼的时候,什么怪事都没有发生。直到那栋大楼封顶了,一直都平安无事。我们只是管施工的,装修的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大队很快就撤离了。只留下我们这个小工组处理首尾,负责捡拾一些还有用的石料回去。谁知道,有一天晚上,校长,当时还是教导主任,突然来到我的宿舍秘密会见了我。从那一天,所有一切怪异的不可解释的事情,就一一的发生了。

  还记得那天天很黑,没有月亮,也没有风,但是却并不闷热,身上总觉得有终骨悚然的凉。我是那个工组的组长,在累了一天之后,大家都睡着了,我还要哄我的女儿入睡。我老婆在乡下,喝了河里有工厂排出来的那些废水,当天晚上就吐血吐了一地死掉了。家里人说晦气,想不要这个孩儿,我舍不得,就带出来自己照顾了。好容易哄她睡着了,门却突然响了。我跑去开门,教导主任的笑脸就挤了进来:‘杨组长你好,有时间谈谈吗?‘对于这个全校第二号人物,我们的大财主,我哪里敢怠慢,忙忙地陪着笑脸跟他来到了大厅里面。他坐在那里一开始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笑,笑得我心里有点发

  半晌,他才开口道:‘那是你的女儿吗?真可爱。不过你一个人带辛苦了点,老婆也要工作吗?‘我告诉他老婆刚死了,他叹口气道:‘也是个苦命的人。‘然后他话锋一转,对我道:‘工程的进度学校很满意,不过就是有个小地方需要改动一下。第二层最左边的那间课室要改小一点。在靠近黑板的地方隔出大概10平方米的空间用一堵砖墙围住。‘我点点头道:‘这个问题不大,是不是要做花圃?‘教导主任道:‘不是,总之你不用管,照做就是了,我们会多夫给你们一笔钱。‘我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他站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对我说:‘我明天会亲自来工地上看。你们加快点手脚,工程还是要赶在原来的期前完工的。‘后来我送他出门,他又转过身来,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楼上,对我很温和的笑道:‘你女儿很可爱,真的。‘我客气的回了礼,他就径直走了。那天晚上真的很黑,没有路灯,也没有月光,到处都黑漆漆的,好几只乌鸦在树上撕开了嗓子拼命的喊,叫得人心里瘆得慌。我根本看不清脚下的台阶,可是他却很镇定,很从容,丝毫不看脚下,频频回过头来跟我挥手,稳稳地走了开去了。

  吴刚英和杨淙对望一言,废话,校长是狐狸,在夜中行走那是远古就有的本能。

  我回到上躺下,却怎么睡也睡不着,越想越觉得这事情不寻常,希奇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好端端的在教室里面突然搞一个小空间密闭起来干什么?你说要做花圃吧,前没有窗,后没有门,上面还是水泥砖,花草都给闷死了。还有,要改动大可以大白天的跟我们说,或者跟我们队里打报告,用得着晚上这么偷偷摸摸跑来一个人见我吗?想起他那神神秘秘的样子,还有一笑就出来的一口白牙,我有点害怕。但是想到那钱,我还是最终心动了。我知道那所学校勾心斗角得厉害,以为只是他们互相整垮对方的伎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那天晚上答应的,会是一个魔鬼一般的可怕约定。教导主任很准时,我们刚刚来到工地,他就来了。他很热情地跟我们每一个人打招呼,还笑眯眯的问我女儿半夜有没有哭闹。我们按他的意思把装黑板的那面墙往前推进了8米,形成一个狭长的独立空间。这样一来,本来可以容纳50人的课室就只能容纳35个人了。我有点担心,忍不住跟他说:‘规划书上说,每层楼都必须有8个能容纳50人的教室,这样一来万一学校告我们违规怎么办?‘他笑了一笑,答我说:‘这你不用担心,我自然会有办法,让这一层楼继续保持8个大教室。‘我瞪大了眼睛说不可能吧,他却不耐烦的催促我们快点开工。有这个学校大权贵作后台,我们还有什么怕的呢?况且只是一堵墙而已,我们只用了一天时间就顺利完成了,第二天只用糊糊墙壁就可以完工。他高兴得要命,拼命地说要请我们喝酒,打牌,看电影,说明天把额外的工钱给我。谁知道,当天晚上,就接连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怪得让人打心眼里想逃离这个地方。

  我还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我刚刚服侍完女儿吃完饭,外面就有人把门砰砰砰擂得跟炸山一样响,我开了门一看,原来是组里面的酒鬼老王。我骂他:‘又喝酒回来了?到我这里发疯来了,不赶紧滚回你窝里尸去!‘他嘿嘿的笑道:‘老王我今天遇见了一件稀罕的事儿,也不知道是我醉了看走眼了,还是撞上大运了。头儿你听听,说不定还能敲诈一笔。‘我又好气又好笑,问他看到什么了,他把门关上,凑近我,呼噜呼噜了一口烟道:‘我才刚看见教导主任了,就是教我们干活那小子。‘我不动声的道:‘看见有什么稀奇的,人家本来就住校园里面。‘老王‘嗨‘了一声道:‘可这小子鬼鬼祟祟直往大楼二层跑,还一边跑一边缩头缩脑往回看,跟个王八一样,对了,他手里似乎还抱着一个包包鼓鼓的东西。这一看,可把我老王给看了。我赶紧跟在他后头上去了。这小子来到今天我们砌墙的地方,再看看周围没人,你猜他怎的?他把那好好的墙给砸了一个大,咻的一声就把那包东西给丢进去了。接着就忙活起来了,赶紧用那些碎砖头来补漏。好家伙!看那手势,比我们还,敢情人家当年也是干咱们这一行出身的?没两下补得跟新的一样,他又匆匆跑走了。头儿,你说,他是不是再埋黄金啊?要不我们去挖挖看看?‘我听得心里起了老大一个问号,前个晚上的隐忧又渐渐翻上来了,教导主任果然没安什么好心,但他如果要整垮对手,跑去埋一包东西干什么呢?我也想过跟老王去看看,可是想到我的女儿,我怕万一出事连累到我女儿没饭吃,这个责任我担不起。为了息事宁人,我只好对老王说:‘你睡你的觉吧。万一不是黄金是火药,不把你炸死了?明天就发工钱了,我们这些工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罢。‘老王失望的就走了。我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没想到,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我回到屋里哄我的女儿玩,她张开了小嘴嘻嘻哈哈的笑,真是可爱啊。可是后来,她突然哭起来了,怎么哄都哄不好,小手儿拼命的抓,脸上憋得紫红紫红的,一开始还懂哭,但是后面连哭都哭不出了。我吓了一大跳,拼命的跟她说话,想逗她笑,她就是不理我,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鼻孔也张得大大的。我着了忙,想抱她去医院,一不小心把筷子打翻在地。说到这里,那个人突然停住了,然后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缓缓扫过二人,直扫的杨淙全身发麻:你们猜,发生了什么事情?杨淙悚然的摇摇头,吴刚英缓缓的接口道:筷子立起来了。没有错!那人一拍大腿:不愧是和尚!吴刚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杨淙万分惊异的问道:筷子怎么会立起来?那人一脸悔意地道:是我粗心,都放在女儿身上了。这么明显的症状我都没有注意得到。乡下老人跟我说过的,如果小孩好端端的突然哭闹,或者哭不出,神情怪异的时候,一定是看见不干净的东西进来了。这个时候可以把筷子立在地上,如果没有倒下去,那就要赶紧请高人来了。杨淙好奇地问:为什么?那人道:筷子不倒,鬼请喂饭。这种鬼是冤鬼,要杀人的。可是我当时什么都没注意,我就想着要救我的女儿,匆匆忙忙抱起她就往门外跑,谁知道刚好跟一个人撞了上去。我一看,是平时为人老实巴的老赵,脸惊慌,嘴角便还留着牙膏渣,跟我说:‘头儿,老钱好像不太对劲儿。‘老钱是我们组里另外一个酒鬼。我当时急着送女儿去看医生,对他道:‘肯定是发酒疯了,别理他!‘老赵执拗的拦下我的去路道:‘头儿,你去看看吧,现在我们兄弟都没一个敢过去劝他的。‘我听出话里的不对劲来,才问道:‘出什么怪事了?‘老赵道:‘老王回去睡觉前,不知道跟他咕哝了些什么,他就说要去大楼里面看看。去了都一个小时了,没回来,后来我出阳台刷牙,竟然发现他在大楼的二楼阳台上跳舞。‘‘跳舞?‘我没反应过来:‘他这么高兴干什么?‘‘不是,头儿‘,老赵急得头大汗,拼命想词儿:‘老钱跳舞的动作很怪,好像…好像全身骨头臼一样,在那里扭来扭去的,活像一条皮的蛇一样。‘我终于吃了一惊:‘怎么回事?你们不去问问他?‘老赵哭丧着脸说:‘我们一开始以为他找到什么东西高兴在跳舞,没理他,还笑话他,后来,后来发现他跳了两个小时了没有停下来,才觉得不对劲,找了胆大的老栓过去。可是老栓过去半个小时了也没有回来,大家都怕得不得了,没有人敢再去看,我就来找头儿你了。‘吴刚英和杨淙听着,身上都起了一阵阵寒浸浸的凉意。

  我到那个时候,还没有发现事情的不寻常,以为他们也发病了。于是吩咐老赵把我的女儿送回屋里去,我只身前去大楼。其他工友早就聚集在大楼黑沉沉的门口前议论纷纷,大家都有点心慌意,不敢进去。我第一个找到老王把他臭骂了一通:‘你他娘的跟老钱说什么了?‘老王垂下头支支吾吾道:‘头儿,我是无益的,我不过就咕哝了两句。我还说,头儿说可能是火药来着,少碰为妙。谁知道老钱就兴奋得不得了,非要过去,我拦也拦不住。‘旁边刚进组的小黑在旁边嘴说:‘没准真有黄金呢,要不老栓上去这么久咋没下来?两人想独呢。‘我怒吼了一声:‘黄你个!找两个人跟我上去。‘一说要上去,这些平时连坟地都钻的人不干了。没办法,谁叫我是头儿呢?我只好找了把手电筒,握了,就上去了。这时,第九间课室的杀人表演才刚刚拉开血腥的序幕。我以为我会先遇到老钱,再跟他一起找老栓。没想到,我在上楼梯的时候,就发现了老栓。他静静的躺在一级楼梯上,还差点绊了我一脚。我骂他道:‘睡觉不挑时间,睡这里来了?外面一堆兄弟等你呢!‘说了半天,没有回音,我觉得诧异,忙把手电筒往他脸上一照。这一照啊,我把手电筒吓得整个丢下楼去了。老栓脸上全是血,眼睛紧闭着,嘴角右边的肌还在不停的痉挛,向上翘,出里面白森森三颗牙齿。我大惊之下,一把抱起老栓拼命的摇他道:‘怎么了?老栓,有人害你么?告诉我,我帮你报仇!你伤到哪儿了?撑住,我送你去医院!‘老栓突然用血淋淋的手死死的扯住了我的袖子,他的眼睛还闭着,说起话来虚弱得像坐月子的女人:‘是头儿吗?‘我忙点头,突然想起他看不见,又忙道:‘我是。‘他在我怀里突然猛力挣扎了一会儿,颤抖着举起他那血迹斑斑的手,指着楼上,直着气儿跟我叫:‘两…两间课室…‘我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他认真地伸出两只手指,重重的打在我口,吐字艰难的道:‘两间…多出…一间…‘那时我还是没有听懂他想跟我说什么,正想再问,老栓身子一软,连手都变得冰凉冰凉了。我抱住老拴在楼梯口放声大哭,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一路走南闯北,我把这些兄弟当自家人一样爱护,别的工组出事死人,我们这组从来就没有。谁知道在这里,在快要完工的前一天,一个兄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那时我还不知道,老栓拼着留着一口气,要跟我说的那些话,竟会是一个警告,一个世界上最可怕的警告。
上一章   冤鬼路五步曲   下一章 ( → )
降头师妖杀地狱魔灵七月阴阳寮魅人间鬼吹灯II骨翠冥捕上古神迹龙祭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Tina Dannis著作的灵异小说《冤鬼路五步曲》第二十八章及《冤鬼路五步曲》最新章节第二十八章在线阅读,《冤鬼路五步曲(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6xsw.com)